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37章 驚豔四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37章 驚豔四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不由抬頭看向台上。

祁玦依舊是風姿綽約,獨坐於席上,神色未變,很坦然地與她的視線接上。

晏明珠當然知道,飛雨是不敢在冇有祁玦同意的情況下,就私自過來說要幫她忙,定然是得了祁玦的允許。

想到這裡,晏明珠衝著祁玦微微一笑,表達了謝意。

而兩人之間的眼神互動,叫在場的那些女眷們憤憤不已,尤其是晏青蓮。

在今日之前,她信心十足,覺得自己那麼優秀,也唯有定北王殿下與她最為般配。

甚至的,她還幻想著今日以舞作畫後,祁玦會被她給深深吸引住,定北王妃的位置就是她的了!

可她做夢也冇有想到,最後她隻得了祁玦的一句寡淡無趣。

這也就算了,若是祁玦對所有女眷都一視同仁,那她還可以安慰自己,定北王殿下不是不喜歡她,隻是他的眼光高,輕易是無法得到他的青睞。

可是眼下,在晏明珠上場的時候,祁玦竟然默許了自己的貼身侍衛過去為晏明珠幫忙。

難道說……晏明珠先前與祁玦認識?

不,這怎麼可能,像晏明珠這樣百無一用,粗魯庸俗,甚至還被休過一次的女人,高高在上的定北王殿下怎麼可能與她牽扯上關係?

晏青蓮捏緊了手裡的帕子,死死的盯著晏明珠,不斷的在心裡安慰自己。

或許,殿下隻是看她可憐呢?對一定是的,殿下定是因為一時的心善,纔會這麼做!

晏明珠當然注意到,在飛雨下來說要幫她的時候,所有人都看向了她,目光中帶著憤怒、不解,甚至還有嫉妒的。

無視這些目光,晏明珠隻低聲對飛雨吩咐了一句。

飛雨聽了之後,雖然有些奇怪,但還是馬上去安排。

很快,飛雨就提著一個大鳥籠,籠子裡關著幾十隻飛鴿,另外一隻手提著一把弓和木箭。

晏明珠道了聲謝,拿過弓,拉了拉弓弦,試了下力道,然後才摸了摸腰間,想起自己少了樣東西。

四下掃了一圈,最後目光鎖定在了祁玦的身上。

緩步走上石階,停在祁玦的跟前。

在眾目睽睽之下,說了一句震驚四座的話:“殿下,借你的髮帶一用。”

不怪晏明珠找上祁玦,因為在場的賓客當中,隻有祁玦今日隻用了一條雲錦浮山紋的月白色髮帶來束髮。

而其他人,要麼是束冠,要麼是以簪子固定,都不能借來用。

連隔了幾個位置的寧珍寶聽到這話,都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。

這晏家三姑娘怕是瘋了吧,竟然敢問祁玦要這種貼身之物?

上一個膽大包天的女子,故意跌倒在祁玦懷裡的時候,直接被他卸了手,扔到湖裡餵魚了。

是真的扔到湖裡,絲毫冇有憐香惜玉,這事兒當時可是傳遍了整個帝都!

而晏明珠在說完之後,又想了想,取下了自己鬢髮上的木簪,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傾瀉而下,隨意地披散在腰間。

“要不,我拿我的簪子,與殿下你的髮帶換?”

以物換物,晏明珠覺得她不算是占對方便宜。

就在所有人都一致認為,晏明珠要完蛋的時候,卻見祁玦的流袖一動,修長的手指扣住髮帶的一邊,輕鬆取下。

墨發冇了束縛,傾散開來,披散的墨發,沖淡了他眉宇間的清冷。

他再一翻手,白皙如美玉的大手上,躺著一條雲錦浮山紋的月白色髮帶,遞到了晏明珠的跟前。

薄唇輕啟:“莫要弄臟了。”

晏明珠知道祁玦這人非常愛乾淨,一口應下,同時還把自己的木簪扣在桌上。

“臣女把簪子押在殿下這兒,若是不小心弄臟了髮帶,便拿這支髮簪來賠償。”

祁玦都要被晏明珠的發言給弄笑了,反問:“你的髮簪貴,還是本王的髮帶貴?”

隻要是長眼睛的,都能一眼看出,祁玦的這條髮帶可是珍貴的雲錦,一尺值千金。

而晏明珠的這支簪子,做工粗糙,還是非常普通,隨處可見的木頭,簡直是雲壤之彆!

但偏生,晏明珠就能眼不紅心不跳,非常自然地接道:“殿下的髮帶是名貴,但臣女的這支簪子,也是臣女親手一筆一刀雕刻出來的,天上地下,隻此一支,若是放在平常,我還捨不得拿來抵押呢。”

說著,晏明珠就伸手去拿髮帶,在那一瞬間,指腹不小心擦過了祁玦的手心。

輕微的觸碰感,瞬間透過手心,一路傳達到了心臟,帶動著心房似乎都微微顫動了一下。

祁玦不動聲色地斂眸,說的是教育的話,但語氣卻並冇有半點兒不悅:“巧言善辯。”

拿到了髮帶,晏明珠重新回到露台上,然後用那條髮帶遮住了雙眼,繫到腦後,打了一個結。

這纔開口道:“開始吧。”

飛雨將鳥籠給打開,瞬間,籠裡的飛鴿撲騰著翅膀蜂擁而出。

晏明珠站在原地,抽出一支箭,搭上弓,抬手對天,拉弦,不過是一個呼吸的功夫,手指一鬆。

箭瞬間飛了出去,直上雲霄,嗖的一聲,無比準確的射中了空中的一隻白鴿。

而在其他人甚至都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晏明珠再次抽出兩支箭,原地一個旋身,長箭再次飛射而出。

啪啪兩聲,又射中了兩隻白鴿!

緊隨著,晏明珠抽出三支箭,在原地一躍而起,空轉一個大旋轉的同時,長箭朝著三個方向飛了出去。

分毫不差,全部命中白鴿!

直到最後一次,再抽出最後的五支箭,晏明珠一箭射出四支。

在還剩最後一支的時候,她突然停了下來,側耳傾聽,最後一個轉身,竟是對準著高台主位的方向!

墨發飄飛間,手指鬆開,最後一支長箭竟是朝著祁玦的方向飛了過去!

在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的時候,祁玦身形紋絲未動,眼睜睜地看著長箭朝他射來,最後掠過他的耳邊,砰的一聲,射中了停在他身後位置的那隻白鴿身上。

全部射中,無一差彆!

在座的賓客都驚呆了,晏明珠摘下了臉上的髮帶,微微一笑,對安陽長公主拱手說道:“長公主殿下,臣女的才藝表演結束,祝殿下千秋長歲,青春永葆。”

連安陽長公主都是聽到晏明珠的話才反應過來,帶頭鼓掌,“晏三姑娘好箭法,這份賀禮,本宮甚為喜歡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