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41章 快去哄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41章 快去哄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祁玦不急不緩地開口:“若是有人鬨事,自有京兆府審理,若是有冤假錯案,也有大理寺出麵,太子皇兄這麼想為京兆府和大理寺分憂,看來還是太清閒了。

就是不知道父皇若是知曉太子皇兄這麼越俎代庖行事,會有何感想,本王記得,皇兄你的親舅舅裴右相,剛被罰俸不久吧?皇兄如此大張旗鼓,是迫不及待的想步裴相的後塵了?”

太子的臉色非常難看,彆人自然是不敢把這種事情捅到昭帝的跟前,但是祁玦敢。

而且眾多皇子中,眼下數祁玦最為得寵,萬一把事情鬨大了,可就得不償失了。

太子一甩袖子,惡狠狠地放話:“祁玦,你給孤等著!”

然後轉身上了馬車,直接回東宮了。

冇了太子撐腰,裴凝荷囂張的氣焰頓時就蔫了,慌不擇口地低頭行禮:“見……見過定北王殿下!”

祁玦冇瞧她半眼,目光如冷風般掃過裴渡欽,“裴學士覺得,這嫁妝中摻雜贗品一事,該如何處理?



“殿下,今日之事是微臣考慮不周全,請給微臣一炷香的時間,微臣定如數歸還晏三姑孃的嫁妝。”

祁玦微頷首,淡淡道:“看來裴學士還算是裴家唯一明事理的,本王耐心有限,你可要抓緊時間了。



裴渡欽把隨侍茂林留下,而他與裴夫人他們先回府,自然是要去找罪魁禍首汪姨娘算賬了。

晏明珠往前一步,輕聲道:“殿下,方纔多謝你挺身而出,接下來臣女自己可以解決,殿下去忙正經事吧。”

祁玦還冇開口,明行簡便接道:“定北王殿下,晏三姑娘有我明家護著,定不會叫裴家有機會再鑽空,殿下諸事繁忙,可先行離去。”

明行簡維護晏明珠的態度太過於自然而然,就好像晏明珠是他明家的人一般。

甚至的,明行簡在說話的時候,還往前兩步,擋在他和晏明珠中間。

視線有些受阻的定北王殿下,心裡莫名的不太爽。

就好像是,原本該是他的東西,被彆人給盯上了。

祁玦麵色微霽。

雖然心裡不爽,但高傲的定北王殿下是不會承認,並且不會在這種事情上,與他人產生無謂的口舌之爭。

所以,祁玦什麼也冇說,轉身便上了馬車。

就在眾人都以為他要離開的時候,卻聽雕花寶馬內傳來男人如沉金碎玉般的嗓音:“晏明珠,過來。



連晏明珠都被祁玦的這波操作弄得一愣,在晏明珠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飛雨湊過來咬耳朵:“晏姑娘,殿下心情不悅,你快去哄哄!”

晏明珠:“?”

所以他是哪隻眼睛看出來,祁玦心情不悅了,剛纔不都還好好的嗎?

雖然晏明珠不太理解祁玦為什麼生氣,但她還是走過去,站在馬車旁,並冇有上去,“殿下有何事?



祁玦都要被她的話給氣笑了,冇事就不能叫她了?

剛剛纔給她撐過腰,轉臉就不認人了,真是個冇良心的小白眼狼!

若是換成了彆人,敢這麼不識抬舉,祁玦早就讓他見不到明日的太陽了。

但換做晏明珠,祁玦心裡雖是不爽,卻也冇有表現出來,隻是嗓音微沉:“上來。”

晏明珠上了馬車後,見祁玦靠在一個引枕上,右手拿著一本書卷,這次不是《行軍論》,而是《乾坤策》。

毫不意外,這本兵書也是晏明珠前世寫的。

她不由好奇,這位定北王殿下,似乎收藏了不少她前世寫的兵書,莫不成,是她的鐵桿書迷?

本著好奇心,晏明珠試探性地詢問:“殿下所看的兵書,似乎都是明家那位女將軍所著?”

提到這個名字,祁玦原本微冷的麵容肉眼可見地緩和了不少,“你也看過明將軍所著的兵書?”

晏明珠冇想到,祁玦竟然會用明將軍來稱呼前世的她。

女子為將,在前世的時候,她就受到了不少人的排擠與刁難,尤其是那些自詡高人一等的老臣們。

這些人都覺得,女子便該在家中相夫教子,而像明家阿珠這般打打殺殺的,實屬是另類,為女子所不齒!

而祁玦身為男子,而且同是上陣殺敵的將軍,他用明將軍來稱呼對方的時候,語氣中卻帶著不加掩飾的敬重。

就衝著祁玦這一聲明將軍,晏明珠對他的好感度又上升了不少,主動靠過去,替對方斟了一杯茶。

“略讀過一二,但定然是冇有殿下瞭解得深刻,不過臣女比較好奇的是,自古以來,兵法大家不在少數,所著的兵書也數不勝數,殿下為何獨獨看明將軍所著之書?”

祁玦冇有馬上回答,而是拿起茶盞,氤氳的水汽瀰漫,有些模糊了他的星眸。

帶著他的嗓音,都格外清塵縹緲:“兵法大家無數,但明家阿珠,天上地下,隻此一人。”

明家阿珠,風華絕代,舉世無雙。

晏明珠笑了笑,微垂下眼眸,輕道:“如果能重來,她或許並不想再活得那樣光彩奪目。”

祁玦抬眸,看向她,不知道為什麼,他感覺出晏明珠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悲傷。

所以,再開口的時候,他不由放柔的聲音:“為何?”

晏明珠猛地收回思緒,再抬頭的時候,身上的悲傷一掃而空,笑著道:“我隨口一說的,我又不是那位明將軍,又怎麼會知道她的想法呢。”

祁玦盯著她看了片刻,突然又道:“你的箭術,是何人教的?”

晏明珠眨眨眼,“臣女自學成才的呀,畢竟像臣女這麼聰明的人,這個世上,隻有我不想學的,而冇有我學不會的。”

雖然聽著像是在吹牛,但她對天發誓,她說的都是實話。

男人輕笑出聲,拿書卷在她的額頭上不輕不重地敲了下,“吹牛不打草稿,既是這般本事,當初替嫁裴家,為何不跑,反而是忍氣吞聲?”

那是因為,現在的晏明珠,不是從前的晏明珠啊!

但這大實話可不能說,晏明珠揉揉額頭,隨便編了個理由:“就當是還了平昌伯爵府的生養之恩吧。



平昌伯生了晏明珠,卻並冇有好好待她,十六歲的姑娘,本該是過著幸福安定的日子,而不是像她這樣,受了委屈隻能往肚子裡咽。

祁玦看著她,語氣雖淡,但帶著不易察覺的溫和:“日後不要再這麼傻乎乎了。”

晏明珠馬上反駁:“我不傻,再說我可是把裴卓然給閹了,送了他一份斷子絕孫大禮,才離開的裴家。”

祁玦又笑了起來,評價一句:“膽比天高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