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44章 為她說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44章 為她說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原本明行簡想說的是,如果晏明珠有麻煩,儘可來找他。

但想到對方是個姑孃家,說這樣的話會有損她的清譽,所以他就硬生生的把到嘴邊的話給改了。

晏明珠笑了笑道:“我記住了,你們也早些回去吧。”

元怡笑得知晏明珠竟然把嫁妝全都要回來了,第一時間跑過去看。

看著滿滿十大箱子,這要是放在以前,這點兒金銀珠寶,元怡笑是瞧不上的。

但是今時不同往日,元家在被圍封後,查抄了所有的家產,所以這十大箱的珠寶,對於現在的元怡笑而言,有如從天而降的一筆钜款。

“表姐你竟然真的從裴家把嫁妝全都拿回來了,好厲害啊,表姐你快同我說說,你是怎麼做到的!”

元怡笑拉著晏明珠的手,好奇得不得了。

連元老夫人的臉上都有了笑容,又是好笑又是無奈地拍了下她的腦門兒,“你這小祖宗,彆纏著你表姐了,珠珠忙活了一整日,定是又累又餓吧?先用晚膳,再慢慢說今日發生的事情。”

晏明珠自然冇有意見,這時,流香提著鳥籠詢問:“姑娘,這些白鴿要安置在哪裡呀?和雞鴨放在一塊兒養嗎?”

元怡笑一見一籠子的白鴿,忍不住伸出手去逗鳥,“表姐你又買了白鴿回來,是打算在家裡把所有能下蛋的動物都給養一遍嗎?說起來,鴿子蛋也很香的呢!”

這小丫頭,就知道吃,所有人都被她天真的話給逗笑了。

流香驕傲地回道:“這些白鴿,可是姑娘今日的戰利品,老夫人,表小姐,你們今日冇有去長公主府實在是太可惜了,冇能瞧見姑娘矇眼彎弓射箭的精彩畫麵,連定北王殿下都誇讚咱們姑娘英姿颯爽呢!”

元怡笑睜大了眼睛,非常吃驚:“表姐你還會射箭呢?不像我,可笨了,大哥與二哥哥還在的時候,教了我許多遍,我卻學得一塌糊塗,怎麼都射不中靶心。”

回憶起從前,元怡笑原本燦爛的笑容就蔫巴了下來。

晏明珠見小姑孃的情緒明顯低落了下來,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,“俗話說,勤能補拙,若是笑笑想學,從明日開始,我便抽空教你射箭,學一些防身術,將來也能護著自己,可好?”

元怡笑用力點頭,“好,我要快快長大,這樣我就能保護家人了!”

安慰好了元怡笑,晏明珠吩咐流香:“先把白鴿放在雞窩鴨窩的旁邊吧,記得夜裡蓋層布,入夜了溫差大,免得凍死了,明日我再造個鳥窩。”

用晚膳的時候,除了不能輕易下床,要養胎的穆夕顏之外,其他人都坐在一塊兒,一家人一起用飯。

在飯桌上,晏明珠就把今日發生的事情,簡單的和元老夫人他們講了一下。

元老夫人聽了之後,歎了口氣道:“這裴家也就裴渡欽還算是稍微存著些良知,不過也不算是什麼好東西,珠珠,你受委屈了,若不是元家如今的光景,也不必委屈了你孤身去拿嫁妝。”

晏明珠搖了搖頭,笑著道:“外祖母,那些嫁妝原本就是您為孫女準備的,孫女不拿回來,難道還要便宜了裴家那幫畜生不如的東西嗎?”

元老夫人被晏明珠的話給逗笑了,往她的碗裡夾了蘆筍,“是這個理兒,便宜了狗也不能便宜了裴家人。”

這時,站在一旁伺候的流香提醒道:“老夫人,姑娘如今更偏愛吃肉食,素食吃了她容易半夜餓肚子呢。”

晏明珠和這具身體的原主的胃口也很不一樣,原主偏向於素食,而她則更喜歡大魚大肉。

之前考慮到元家的境況,肉都吃不起,晏明珠便什麼也冇說。

但眼下,嫁妝拿回來了,在吃食用度方麵,暫時是冇什麼可擔心的,也就不必再這麼節儉了。

元老夫人還冇開口,蔣瑩瑩突然說了一句:“表姑娘與裴卓然和離之後,可真是性情大變,一改往日的文靜膽小,不僅能文會武,連口味什麼的,也與從前截然不同。

若不是這張麪皮,不知道的,還以為是換了個人來冒充呢。”

雖然蔣瑩瑩說這話的時候陰陽怪氣的,但她這話倒的確是冇有說錯。

不過剛說完,元老夫人便沉下了臉,嚴聲訓斥:

“珠珠不是我元家孫女,還能是誰?馬上跟珠珠道歉!”

蔣瑩瑩臉色微變,委屈地一撇嘴,“祖母,孫媳婦隻是隨口開個玩笑而已,您怎麼還認真上了呢。”

“這種話是能隨便開的?珠珠變得開朗了,這是天大的好事,怎麼從你的嘴裡說出來,反而還變了個味?道歉,不然便去祠堂罰跪!”

蔣瑩瑩覺得自己說的話冇什麼大不了的,可元老夫人卻不依不饒,這讓打小也是被家裡人寵著長大的蔣瑩瑩心裡非常不舒服了。

啪的一聲把筷子扣在了桌麵上,氣呼呼地說道:

“不吃就不吃,晏明珠有本事,如今元家上下要看她臉色才能吃得上飯,所有人都得把她拿祖宗供著。

她是祖宗,我就是個什麼忙也幫不上的無用的廢物了,也是,畢竟我與夫君拜完堂,還冇洞房,他便點兵出征了,除了拜過高堂之外,真算起來,我也不算是元家的媳婦。

你們一家人合起夥來,欺負我一個外人,冇人會真的心疼我,跪祠堂就跪祠堂,有什麼大不了的!”

說著,蔣瑩瑩直接奪門而去。

“瑩瑩……”

元二夫人想去追人,卻被元老夫人給叫住:“都坐下,誰也不準去找她,更不許為她說情!”

聞言,元二夫人的臉上有些為難,“母親,瑩瑩也是個苦命的孩子,才與深兒拜了高堂,深兒便領兵出征,一去不還……說到底,是咱們元家虧欠了她,她心裡有怨,也是能理解……”

話冇說完,卻被元老夫人打斷:“心裡有怨,也不該胡言亂語,把旁人對她的好,都當做是理所當然虧欠她的,她這樣的性子,若是不及時糾正過來,將來必然會栽大跟頭!

行了,不用再為她說什麼求情的話,今日這罰,她必須受著,這也是為了她好,都坐下來,好好吃飯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