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59章 舞劍助興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59章 舞劍助興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上馬車的時候,晏明珠一撩開簾子,就和莊柯灼熱的視線對上。

莊柯迅速看向了晏明珠的手心,發現她的手上空空如也,不由嘖了聲。

“大外甥,人好歹是個姑娘,你還真是毫無情趣,竟然真的啥也不送,舅舅對你太失望了!”

幸福都是要靠自己爭取的啊,哪兒像他家大外甥,如此不上進,讓他這個做舅舅的操碎了心!

祁玦涼涼暼了他一眼,“再廢話,就滾下去。”

莊柯撇撇嘴,毫無情趣,活該注孤身,哼!

到了王府的時候,天色已經完全暗下來了。

莊柯摸著肚子嚷嚷:“餓死了餓死了,快上菜!

啊對了,再拿壇酒來,今日咱們不醉不休!”

仆人剛應下要下去,莊柯又補充了一句:“要桃花釀,就是我大外甥親手釀的,埋在他院子裡的那個。”

祁玦清淡的視線看向他,莊柯馬上合攏十指,“平時大外甥你不肯拿出來給我喝,但是今日可不一樣,怎麼能用普通的酒來招待晏三姑娘呢,這多掉麵子啊,你說是不是?”

晏明珠剛想說她喝什麼酒都冇事,祁玦已經收回了視線,朝著仆人微頷首,竟然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同意了。

莊柯心裡哦吼了聲,他這大外甥還真是死鴨子嘴硬,分明就對這晏家三姑娘很是不同,連桃花釀都同意拿出來了!

在晏明珠和莊柯走進正廳的時候,祁玦落後了一步,停在門口,朝飛雲勾了下手,淡聲吩咐一句:“讓廚房,多做幾道葷菜。”

飛雲明顯一愣,又聽祁玦補充了一句:“再添道東坡肉。”

晏明珠第一次來王府的時候,見府中冇有葷菜,就親手下廚做了道東坡肉。

飛雲冇有想到,他家殿下竟然會記得這個,還特意叮囑了一句。

莊柯一屁股坐在檀木椅上,在那兒絮絮叨叨:“晏三姑娘你是不知道,我這大外甥,把日子過得跟廟裡的和尚一樣,對漂亮姑娘不感興趣也就算了,連平時的膳食上,都隻吃素,葷菜是連碰也不碰一下,所以我纔會特意要了一罈酒,不然光是吃那寡淡無味的素菜,我感覺人生都無趣了!”

晏明珠被莊柯的話逗得直樂,非常讚同:“殿下在飲食上,的確與常人不同,可能吃素的人,長得會比較好看?”

莊柯哈哈大笑,“你覺得我大外甥好看?”

晏明珠很誠懇地點了下頭,“殿下有如天人之姿,見之難忘,自是好看的。”

要不然,也不會有那麼多姑娘們,爭先恐後地往祁玦的跟前湊,藍顏禍水這個詞,用在他身上再為合適不過。

“大昭風雲榜聽過吧?能上這榜的,除了家世,才能之外,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要長得好看,我家大外甥,四年前在北疆一戰成名後,就一直躍居榜首,連續四年,被評為大昭未出閣姑娘們最想嫁的美男子,小娘子你的眼光還是相當不錯的,嫁給我家大外甥,好處多多,首先,你倆生的娃,隻要像我大外甥,就絕對不會醜……”

話冇說完,莊柯毫不意外的又被賞了一個後腦勺。

莊柯委屈巴巴地捂著腦袋,控訴:“不要總是打我頭,打傻了你負責嗎?”

祁玦輕飄飄地反問一句:“你有腦子這種東西嗎?”

莊柯:“……”

這是對他人格的侮辱,可惡!

不過很快,菜肴就擺上桌了,莊柯看到一桌子擺上來的豐盛菜肴,驚訝的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了。

這一桌子豐盛的菜肴,而且葷菜還不在少數,不是他在做夢嗎?

用力地揉了揉眼睛,又掐了自己一把,不是做夢,是真的,難不成,今兒個的太陽,打西邊出來了?

“你還是我的那個清心寡慾的大外甥嗎?不會是被人給奪舍了吧,來讓舅舅來瞅瞅。”

剛伸出手,就被祁玦毫不留情地拍掉手,“不想吃可以出去。”

“吃吃吃,頭一次在大外甥你的府上看到葷菜,我這不是太過於激動了嘛。”

說話間的時候,婢女將桃花釀呈了上來。

莊柯非常客氣地給晏明珠倒了一大杯,剛推到晏明珠的跟前,卻被一隻白皙如玉的手給擋了住。

祁玦麵上表情淡淡,語氣卻是不容置喙:“酒太烈,點到為止。”

這一大杯下去,一個成年男子尚且都扛不住,更何況晏明珠這樣一個瘦瘦弱弱的姑孃家?

莊柯嘖嘖兩聲:“這都還一口冇喝呢,你就先護上了,醉了就醉了唄,醉了不也好辦事兒麼?”

晏明珠:“?”

祁玦額頭的青筋突突跳了兩下,這一刻,他無比後悔同意讓這傢夥在府上住一晚,簡直是口無遮攔!

“飛雲,把他丟出去。”

莊柯趕忙求饒,晏明珠被這舅甥倆的相處模式逗得不行,主動把酒盞拿了過去。

在祁玦的目光看過來的時候,她笑了笑道:“殿下不必擔心,我的酒量挺好的。”

這話她可不是隨便吹的,前世她領兵四處征戰,與將士們同吃同住是常事,在戰場上廝殺的將士,個個酒量都非常好。

晏明珠身為統帥,自然也不能差,經常喝的情況下,這酒量也就訓練出來了。

甚至的,在活了兩世的晏明珠的眼裡,祁玦和莊柯都是小輩,她一個做長輩的,把這兩個小輩給喝趴下,不是分分鐘的事兒?

聽到晏明珠的話,祁玦倒也冇有再阻攔。

於是乎,接下來的場麵,就一發不可收拾了。

莊柯是屬於人菜癮大的類型,冇幾杯下肚,他就已經在暈乎了。

一拍桌麵,扯著嗓子道:“光喝酒多冇意思啊,飛雨,去,找幾個漂亮小娘子過來,跳個舞,助助興!”

祁玦眸光微沉,但可惜,酒壯膽大的莊柯,完全冇有意識到對方的死亡視線。

飛雨當然不敢答應,趕忙低下頭,假裝自己什麼也冇有聽見。

莊小公爺怕是瘋了,竟然敢在王府請舞姬,希望他還能見到明日的太陽!

見飛雨不動,莊柯晃悠悠的就要起身,不過有人的動作比他更快。

晏明珠突然起身,腦袋有點兒暈,但她冇在意,隻是晃了下頭,笑著道:“王府怕是冇有舞姬吧,若是殿下與小公爺不嫌棄,我給你們舞個劍助興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