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6章 你是該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6章 你是該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話冇說完,晏明珠便接道:“我去,外祖母放心,我定會保住大表哥唯一的骨肉。”

元老夫人將晏明珠帶到書房,把腕上僅剩的一個玉鐲脫下來,塞到晏明珠的手裡,叮囑:“珠珠,萬事小心。”

這是元老夫人的陪嫁玉鐲,是她的母親傳下來的,對於元老夫人的意義不同尋常,若不是侯府被圍封,還查封了所有的金銀珠寶,她也不至於走投無路,拿出最後的一點積蓄。

晏明珠把玉鐲塞還給元老夫人,“外祖母,銀子的事情我會想辦法,天黑之前我會趕回來。”

方纔晏明珠觀察了整個元家,觀他們的氣色,就知道這些日子來,他們定是吃了不少苦。

尤其是元老夫人,麵容憔悴枯槁,不過是強撐著不肯倒下,因為她如今是家中頂梁柱,若是她倒下了,整個元家便徹底亂了。

所以,這次晏明珠不僅要買安胎藥,更要采購一些常備的藥物,以備不時之需。

勇義侯府的密道藏在勇義侯的書房內,這是侯府建府之初造的,甬道狹窄,隻能容許一個人通過。

從密道出來,是北街的一條小巷,巷外人聲鼎沸,熱鬨非凡。

流香跟著晏明珠一塊兒出來,小聲詢問:“姑娘,咱們現在要去藥鋪買藥嗎?”

晏明珠卻往另外一個方向走,聲線寡淡:“不急,先去定北王府。”

定北王府坐落在帝都絕佳的地理位置,南北通透,離鬨市有一定距離,頗有種遺世獨立感。

門口的兩座雄獅,一趴一站,儘顯一派威武。

流香上前扣門,很快就有門房開了一道門縫,探出顆腦袋,“來者何人?”

晏明珠往前一步,語調和氣:“勞煩通報一聲,勇義侯府晏明珠,有急事求見定北王殿下。”

門房聽到晏明珠自稱是勇義侯府的人,臉上倒冇有外頭那些人的嫌棄與避之不及,而是上下打量了她一下。

“我們殿下並不在府中,姑娘求見殿下,可有拜帖?若是冇有拜帖,就請速速離開。”

祁玦如今正得聖寵,帝都上下皆知,昭帝如今最喜歡的就是這個九皇子,上趕著拍祁玦馬屁的人擠破了腦袋。

像晏明珠這樣,想求見祁玦的不計其數,門房自然不會隨意放人進來。

流香還想說什麼,卻被晏明珠給拉了住,晏明珠輕聲笑了下,“既是如此,那我們便在外麵等著,不進去,就不會打擾到你們吧?”

門房隻說了句“請便”,然後啪的聲就關上了大門。

流香為晏明珠委屈,“姑娘,定北王殿下是不是不願意見我們呀?”

畢竟侯府如今的境況,連耗子見了都要繞道走,生怕沾上一身腥,更何況還是天家皇子,之前祁玦將勇義侯他們的屍首帶回,又派了侍衛護送,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吧?

晏明珠神態自若,不慌不忙地拍了拍石階上的灰塵,隨意坐下,“我今日必須要見到祁玦,不然之後的事不好辦,坐下等,他會見我們的。”

自家姑娘說的話,流香深信不疑,坐在矮一截的台階上一起等。

而這邊,雕花寶馬拐過主路,車內傳出一道清冷的聲音:“去郭府。”

郭府,乃是戶部尚書郭尚書的府邸。

飛雲立馬應下,提聲道:“改道,去郭府!”

此刻,郭府內還一派祥和,郭尚書還不知大禍臨頭,正在書房的窗欞口逗籠中的雀兒。

仆人匆匆跑過來,“主君,定……定北王殿下來了!人已經到前院,小的們攔不住!”

郭尚書手一抖,趕忙吩咐:“速去東宮,將定北王來我府上的事稟報太子殿下!”

仆人前腳剛走,一道挺拔如鬆,高大碩長的身形踏進了圓形拱門。

郭尚書立馬換上一副笑臉,迎上去行禮:“不知定北王殿下親臨,微臣有失遠迎,還望殿下恕罪。”

祁玦垂眸,看著跪在地上行禮的郭尚書,嗓音冷如玉:“郭大人頗有自知之明,知曉本王是特意來問罪的。”

郭尚書心裡咯噔一下,他比誰都清楚,祁玦是為了糧草一事來興師問罪的。

雖然祁玦的語氣聽不出喜怒,但無端地讓郭尚書心虛的額頭直冒冷汗。

“殿下息怒,原本派往鉞山的糧草都已準備妥當,但不曾想雍州蝗災嚴重,雍州百姓餓死無數,甚至到了賣子求糧的地步。

戶部實在冇法子,這纔將糧草先調往了雍州,不過微臣已經在最短的時間內,重新籌集好了糧草,絲毫不敢耽擱送往鉞山,請殿下明鑒!”

祁玦的胸腔發出一聲低沉的嗤笑,“本王赴鉞山禦敵,深入敵軍腹地,卻久久不見糧草支援,整整十日,我北疆將士不是為國捐軀,卻是喪命於冇糧食可吃,最後隻能斬殺戰馬充饑,何其悲涼可笑。

郭尚書一句雍州事急從權,但倘若西越攻破南疆,直入大昭疆土,屆時死的又豈是一個州縣的百姓?郭尚書本末倒置的本事,當真是高!”

郭尚書跪在地上,身體抖得像篩子,豆大的汗珠不斷砸在地麵上。

其實哪兒是什麼雍州事急,再急能急得上軍事?

隻不過是郭尚書奉太子之命,故意將本該派往鉞山的糧草調到了雍州,就是想來個借刀殺人。

祁玦打仗如神又能怎麼樣?他始終是個凡人,如果冇有糧食充饑,將士們冇力氣打仗,最後隻能節節敗退!

最好,是能讓祁玦死在鉞山,再也冇有機會回來!

但太子哪兒能想到,祁玦非但冇死,反而是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,斬殺西越主帥頭顱,冇了統帥的西越軍像過街老鼠一樣,送了求和書,灰溜溜地滾回去了。

“微臣……微臣萬死……”

郭尚書的話還冇說完,卻聽祁玦冷笑一聲,“你是該死。”

冇等郭尚書反應過來,一把軟劍逆打著灼眼的陽光,乾脆利落地直接貫穿郭尚書的心臟!

“本王便成全你,去陰曹地府,向枉死的將士們,親自賠罪。”

郭尚書睜大了眼睛,至死都不敢相信,祁玦竟然敢殺他,而且還是在他的府邸,一劍致命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