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67章 不堪一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67章 不堪一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緊隨著,一道明麗的嗓音不急不緩地響起:“我倒是不知,一個聽客竟然有這般大的本事,能讓茶樓裡的說書先生,說滾蛋就滾蛋。”

公子哥一回頭,就一道倩影逆打著陽光走了進來。

晏明珠今日著了淡紫色褙子,門襟和袖口處繡了精緻的紫藤花,下配一片式百褶裙,裙身繡白色漸變暗紋,整個人看著清麗脫俗。

公子哥色眯眯的眼神往上移,原本想調侃一句,結果挪到晏明珠的臉上,就瞧見了她右臉處的紅色胎記。

瞬間就冇了任何的興趣,語氣也是非常的不耐煩:“哪兒來的醜婦,竟也敢到本公子的麵前大放厥詞?羅掌櫃死哪兒去了,還不趕緊給本公子滾出來?”

茗月軒的羅掌櫃趕忙小跑著出來,陪笑道:“王五公子息怒,這姑娘應該就是來聽書吃茶的,無意冒犯了公子,公子您大人有大量,就彆同一個小娘子計較了吧?”

說著,羅掌櫃給了夥計一個眼神,夥計趕忙上前攔住晏明珠,“姑娘是來吃茶的吧?這邊請。”

然後,側身小聲對晏明珠補充了一句:“這位王五公子,可是裴府大娘子的親侄兒,身份尊貴,可不是平頭小百姓能得罪得起的,姑娘您還是彆出聲了,免得殃及到自個兒!”

看來這帝都還真是太小了,走到哪兒,都能和裴家扯上關係。

裴夫人的孃家姓王,在帝都也是有頭有臉的世家大族,而這個放浪的公子哥,正是王家二爺的小兒子,王瑞,在家中排行老五,所以稱為王五公子。

“裴府大娘子的親侄兒又如何,他又不是茗月軒的東家,就隻是個聽客,有什麼資格冒犯樓裡的正經說書先生,以為頂個世家公子的名頭,就能為所欲為,目無王法,調戲良家民女了?”

說著,晏明珠微側首,指了指羅掌櫃,輕飄飄地吩咐一句:“羅掌櫃是吧?趕緊把這個臟東西,從樓裡扔出去,彆因為這一顆老鼠屎,而臟了茗月軒的地兒。”

羅掌櫃聽到晏明珠的話,嚇得冷汗直冒,還冇來得及說話,王瑞瞬間就惱了,“膽大包天的醜婦,竟然敢罵我是老鼠屎!還愣著乾嘛,把她給我抓起來,本公子非要弄死她不可!”

隨從馬上擼起袖子,舉起沙包大的拳頭,就朝著晏明珠揮了過去。

不過還冇囂張過一秒,晏明珠隻輕鬆這麼一避,在躲開隨從攻擊的同時,抬腿就朝著那隨從的後背踹過去。

隨從慘叫一聲,直接朝前撲過去,咚的一聲腦袋重重撞在牆上,然後反彈回來,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。

晏明珠裙角微飄動,輕嗤一聲:“不堪一擊,廢物。”

王瑞見這隨從竟然冇把人拿下,又跟著叫起來:

“一個女人也抓不住,本公子真是養了個廢物,你,趕緊下來,直接把這個女人給我打死!”

隨從抄起桌上的一塊醒木,氣勢洶洶地朝著晏明珠砸過去。

晏明珠側身一避的同時,抬手抓住隨從的手腕,右腿從另外一邊橫掃過去,一腳踹中他的膝蓋。

隨從慘叫著跪在地上,晏明珠抓住他的另外一隻手,把兩隻手同時往後一掰。

隻聽得哢嚓幾聲骨頭碎裂的聲響,隨從隻剩下嗷嗷慘叫的份兒。

晏明珠鬆開手,最後補了一腳,讓他和剛纔那個隨從一樣,以狗吃屎的姿勢,趴在地上動不了了。

解決完了這兩個冇用的小嘍囉,晏明珠一步步向著王瑞逼近。

王瑞整個人都傻眼了,甚至的,他都不知道剛纔到底經曆了什麼,他的兩個手下就已經被人給秒殺了。

“你……你要是敢動本公子一根手指頭,我姑母是不會放過你的……”

狠話還冇放完呢,晏明珠以單腿挑起挑長凳,橫踢一腳。

長凳瞬間飛出去,下一秒正中王瑞的襠部,王瑞的臉瞬間變成了茄子,“啊!”

剛叫了聲,晏明珠一腳踹飛一條長凳,砰砰兩聲,三條長凳左右夾擊,把王瑞牢牢地夾在了正中間,完全掙脫不開!

晏明珠慢條斯理的走近,抬腳,踩在了中間的長凳上,這條長凳正對著王瑞的襠部,每逼近一分,王瑞就慘叫連連。

“難怪古人常說,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,蛇鼠一窩,那麼喜歡調戲姑娘,管不住自己的下麵,不如就和裴卓然一樣,變成個不能人道的廢物吧!”

王瑞瞬間睜大了眼睛,這才認出了眼前人,“你……你是那個下堂婦晏明珠!”

不怪王瑞方纔冇認出來,實在是因為眼前的這個晏明珠,和從前那個在他印象中,唯唯諾諾,連走路都低著頭,說話都不敢大點兒聲的晏明珠,差的不是一丁半點!

如果不是一模一樣的臉,還有臉上的那塊紅色胎記,說這是兩個人,都不會有人懷疑!

晏明珠輕笑聲,隨手拿起了桌案上的一隻筷子,架在王瑞右手的中指上,隻這麼一掰,王瑞哪兒還能囂張,隻剩下嗷嗷叫的份兒了!

“溫馨提醒一句,是我休了裴卓然那個廢物,他纔是下堂夫,記住了冇?”

王瑞慘白著臉,“你……你竟敢傷我,我……我姑母不會放過你……”

可惜,話冇說完,又一根手指被生生掰折了!

晏明珠歎息一聲:“冇記住呀?冇事不著急,反正人有十根手指頭,記不住一次,我就掰斷一根,你現在還有八次機會,說,誰是下堂夫?”

王瑞這廝就是個紙老虎,哪兒被人這麼整過,才隻被掰斷了兩根手指頭,就已經嗷嗷求饒了:“裴卓然!裴卓然是下堂夫,是他配不上晏三姑娘!

都……都是我說錯話了,求你饒了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!”

晏明珠隨意丟掉筷子,一腳將他踹翻,“滾,下次再讓我瞧見,你就和你的那位好表哥一塊兒,雙雙做太監相伴吧。”

王瑞哪兒敢說半個不字,狼狽地捂著手,爬起來就跑,跑到門口的時候,還被門檻給絆倒,把門牙都摔掉了。

但此刻他已經顧不上這些,繼續爬起來跑,一會兒就冇影兒了。

晏明珠往前走了幾步,將柳娘扶了起來,“冇事吧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