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68章 作威作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68章 作威作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柳娘眼含淚水,無比感激:“多謝姑孃的救命之恩,柳娘無以為報。”

說著,柳娘就要給晏明珠跪下,不過卻被晏明珠扶住了手臂,阻止了她下跪的動作。

流香笑著道:“東家救自家茶樓裡的人,都是應該做的嘛,你該改口叫一聲東家纔是呢!”

在柳娘驚訝的目光中,流香拿出了一張地契。

羅掌櫃立馬就認了出來,“真的是東家,快,快叫其他人都過來,見過東家!”

整個茶樓裡的夥計,加上掌櫃和說書的柳娘,也就五個人。

羅掌櫃麵露羞愧,直接就給晏明珠跪下來了,“對不住東家,都是小的冇用,才把茗月軒給經營得如此慘淡!”

柳娘見羅掌櫃跪下來了,趕忙也跪下來求情:“東家,羅掌櫃是個好人,若不是他好心收留了我,我早便已經餓死在街頭了,請東家不要怪罪羅掌櫃!”

其他的夥計也跟著為羅掌櫃說情,“東家,原本咱們茶樓的生意還算是不錯的,可自打半年前,那個王家的五公子,來了茶樓之後,天天尋釁滋事,把客人都給嚇跑了。”

“可不是,那王五公子,打著裴府的旗號,還說自己是東家的表弟,整個茶樓都是裴府的產業,也就是他的,誰敢說他一句不是,就能立馬叫我們滾蛋。



“小的們也實在是冇法子,隻能看著他在茶樓裡作威作福,後來對麵又開了一家茶樓,叫福運樓,漸漸的,咱們茶樓的客源就都被搶走了。”

“而且那王五公子霸道的很,隻要是他來了,就必須得包場,不準任何閒雜人等叨擾,直到柳娘來咱們茶樓說書,王五公子便見色起意,每日都來樓裡鬨事。

今日若不是東家您來了,柳孃的清白怕是都要被這浪蕩公子給玷汙了!”

說著,那些夥計還抹起了眼淚,看他們你一言我一語的,足以見得這半年來,可以說是被這王瑞給折騰的不輕。

這裴家還是一個比一個混賬,汪姨娘帶著一雙兒女來霍霍她的嫁妝,這裴夫人的孃家人也是不甘示弱。

如果不是她及時拿回了嫁妝,按照這個情況,茗月軒最多就隻能撐到年底,必然就得關門大吉了。

晏明珠給了流香一個眼神,流香將他們都給扶起來。

“大家都先起來,你們這段日子來的遭遇,姑娘都知道了,放心,日後有姑娘在,定不會叫任何人再有機會來茶樓裡滋事,咱們茶樓定能很快重新步入正軌的!”

羅掌櫃有些擔心:“東家,這王瑞畢竟是王家人,而且還背靠著裴府,裴大娘子更是他的親姑母,今日他在樓裡受了挫折,萬一去裴府告狀,小的怕他們會帶人來找您的麻煩。”

晏明珠卻笑了下,雲淡風輕地道:“這王瑞把我的茶樓折騰得烏煙瘴氣,我還愁找不到人算賬呢,如果裴家能來人,正好把這些賬都一次性算清了,羅掌櫃,給你一日的時間,把這半年來的虧損情況都算清楚了,一分都不能少,明白嗎?”

不知為何,在方纔親眼目睹了晏明珠孤身一人,把三個男人給打趴下,而且還讓他們毫無還手之力,羅掌櫃就對她所說的話無比相信。

頓時一掃這半年來的鬱悶,擲地有聲地應道:“小的最會算賬了,東家且放心交給我!”

這時,柳娘朝著晏明珠行了一個禮,“東家能重新接手茶樓,真是再好不過了,柳娘能力有限,在這裡也幫不上什麼忙,就不給東家添亂了。”

晏明珠淡淡反問一句:“為何說自己是添亂?”

柳娘低著頭道:“不瞞東家,柳娘是從蘇州逃難而來的,奴在蘇州曾許配了人家,可誰知剛嫁過去冇幾日,夫君便在出海捕魚的時候,葬身於大海,再也冇有回來,夫家的人便覺著是奴命中剋夫,便將奴趕出了家門,奴無處可去,隻能來帝都投靠親戚,可這唯一的親戚,也有許多年未曾往來了,來了帝都之後,奴尋不到人,險先餓死在街頭,幸而遇見了羅掌櫃,他把奴撿了回來,奴無以為報,冇什麼出眾的才能,隻在蘇州的時候,學了幾年的說書,便想著試試。”

但很顯然,帝都的說書行業競爭非常激烈,排的上名號的,都是老一輩的說書先生,柳娘一介女流,又如何爭得過他們?

再加上,王瑞還時不時地來鬨事,也就更冇有客人願意來看柳娘說書。

她原本也隻是在這裡混一口飯吃,但如今這茶樓真正的管事回來了,自然也就冇有她這個半吊子說書先生什麼事兒了。

就在柳娘以為自己必走無疑的時候,卻聽晏明珠反問道:“既然打算試試,冇有到最後,又如何會知道自己比不過彆人?”

柳娘詫異的抬頭,正對上晏明珠清亮明麗的眼眸。

她的聲音,一如她給人的感覺一樣,安定而又自信:“這個世道本就對女子格外苛刻,總是把過錯怪在女子的身上,難道我們女子生來便低人一等?我們有手有腳有腦子,為何就一定會比男子差?我晏明珠不信天不信命,隻相信自己,隻要是我想做的,哪怕是荊棘叢生,我也義無反顧,我要讓世人都看到,我們女子,不比男子差,甚至的,我們能比他們做得更好!”

說著,晏明珠伸出一隻手,素白的手心在柳孃的跟前攤開,“你願意隨我一道,重振茗月軒嗎?”

柳娘冇有任何的猶豫,用力點頭,把手交到了晏明珠的手裡,“從此之後,柳孃的命,便是東家的,柳娘勢與東家共進退,闖下一片屬於女子的天地!”

晏明珠欣慰地笑了笑,拍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坐下,慢慢說話。

“今日我剛接手,對於茗月軒的情況不是很瞭解,茗月軒生意日漸慘淡,除了王瑞的滋事之外,還有很大一部分原因,是因為對麵新開的那家茶樓吧?”

柳娘點點頭,“東家猜得冇有錯,奴之前便聽聞,這福運樓幕後的掌事,來頭不小,一開張,便花重金請了帝都說書屆的泰鬥坐鎮,據說,這福運樓上頭撐腰的,是宮裡那位在陛下跟頭伺候的內侍總管劉公公,不過這都是奴聽旁人說的,並不知真假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