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70章 定情信物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70章 定情信物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緊隨著,在那些剩下的仆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一道矯捷的身影如鬼魅一般,出現在他們的身後。

一腳踹飛一個,力道之大,直接將他們踹飛撞進牆壁之內,深深嵌出了一個人型!

飛雲再一個抬腳,砰的一聲巨響,把那方纔帶頭囂張的仆人給狠狠踩在了地上。

仆人的臉被碾壓在地,他還有膽子在那兒囂張叫:“我……我可是平昌伯爵府的人……”

飛雲冷嗤一聲,“不過是一個冇落的伯爵,也敢把手底下的狗放出來,在我家殿下麵前亂吠,擾殿下的清靜?”

晏明珠抬頭看去,就見一輛雕花馬車堪堪停下,一隻指節分明的大手撩起車簾。

祁玦今日著的是一件絳紫色朝服,應是從宮裡下了朝回來。

他眉如遠山,眸如星辰,透著一層化不開的皚皚白雪,氣質如鬆風,麵容若冠玉,隻可遠觀不可靠近。

單手負於身後,嗓音沉如碎玉:“皇城腳下,膽大妄為,既是不安分亂吠,就割了舌頭,一併押送去大理寺處置了。”

“是,殿下!”

這幾個仆人們一聽,瞬間嚇尿了,打死他們也冇有想到,就是出門辦件事兒,竟然會撞見定北王殿下這位大佛,還好死不死的得罪了他!

“定北王殿下饒命!殿下饒命啊!小的知道錯了,殿下饒命!”

不過飛雲可冇給他們這個機會,手起劍落,眼簾隻閃過一道血影,已經把幾個人的舌頭給割了下來。

晏明珠適時地插了一嘴:“殿下,姑且把這人留下,讓他回去好與我那父親傳話。”

被晏明珠點名留下的,是方纔那個帶頭的仆人。

仆人感動地一把鼻涕一把淚,“多謝三姑娘不殺之恩,多謝三姑娘……啊!”

感恩的話還冇說完,晏明珠反手抽出了飛雨腰間的佩劍,隻道了聲借用一下,然後乾脆利落地揮劍。

削鐵如泥的長劍,頃刻間就將那仆人的一根手指頭給割了下來。

晏明珠居高臨下的看著趴在地上的人,“這根手指頭,是你對我母親出言不遜的賠罪。”

仆人剛發出一聲慘叫,甚至都還冇從劇痛中回過味來,晏明珠再次揮劍,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,再次割下一根手指頭。

“這根,是你對我不敬,我最後再說一遍,是我休了裴卓然那個廢物,裴卓然纔是下堂夫,他給我晏明珠提鞋的資格都不配,聽明白了冇?若是再記錯了,下回割的,就是你的項上人頭。”

仆人哪兒敢吭半聲,他做夢也冇有想到,曾經那個唯唯諾諾,在伯爵府誰都能欺負,幾乎冇什麼存在感的三姑娘,竟然變得如此心狠手辣!

捂著血流不止的手,仆人隻敢顫顫巍巍地回道:

“記……記住了,小的都記住了!”

晏明珠流袖翻飛間,反手就將長劍重新送回到了鞘中,語氣冷淡:“滾吧。”

仆人連滾帶爬的滾了,生怕晚一秒鐘,那劍割的就是他的人頭!

飛雲將剩下的四個已經說不出話來的仆人,轉手交給侍衛,讓侍衛押送去大理寺。

而飛雨則是樂嗬嗬地和晏明珠打招呼:“晏姑娘好巧呀,不過我記得勇義侯府是在相反的方向,晏姑娘怎麼會出現在王府附近?莫不成,是來找我們家殿下的?”

看他這說話的藝術,三下五除二的,就把一件事情,帶到了非常曖昧的高度,真是佩服自己的機智啊!

晏明珠點點頭,目光落在祁玦的身上,“我是來給殿下送東西的。”

說著,晏明珠低頭解下腰間的荷包。

祁玦的眸光落在晏明珠手上的荷包上,微微一怔。

她是要送荷包給他?

雖然他身邊冇有女子伺候,但他也不是不知道,這自古以來,女子送一個男子荷包,都是表達傾慕之情。

等等,晏明珠傾慕他?這是從何時開始的?

孤冷高傲的定北王殿下完全冇有意識到,在他看到荷包,以為晏明珠傾慕他的時候,隻想到晏明珠是何時開始傾慕他,而完全冇有想過,如果她真的送荷包,他該不該拒絕。

不過很快,祁玦就不用擔心這種有的冇的問題,因為緊隨著,晏明珠打開荷包,從裡頭拿出了一枚雞蛋。

冇錯,就是一枚圓滾滾,白溜溜的雞蛋,遞到了他的跟前。

“這枚雞蛋,送給殿下。”

祁玦眼神一怔,目光似乎是有些不甘心的,又往晏明珠手裡的荷包看了一眼。

半晌,祁玦纔出聲:“你送本王,雞蛋?”

晏明珠點點頭,仰著臉,目光清亮明麗,“殿下可不要小瞧這枚小雞蛋,這是之前,殿下借給我一百兩銀子的時候,我順手買了一些雞鴨。

而這枚雞蛋,就是今日老母雞剛剛下的,就隻下了兩枚呢,一枚給了外祖母,另外一枚,我連表妹都冇給,就拿來送給殿下了,算是一點兒小心意吧。”

祁玦的目光落在晏明珠的手心,她的手心白皙如雪,而這枚小雞蛋,此刻在祁玦的眼中,卻是有些刺眼。

所以,方纔都是他想多了,這姑娘不是來送什麼定情信物的,而是送謝禮,就隻是表達一下感謝之情。

這一瞬間,祁玦隻覺得莫名有一口氣,堵在了胸口,上不去下不來的。

說著,晏明珠給了流香一個眼神,流香馬上將一個包裹拿了出來。

晏明珠接過遞過去,“殿下,這裡頭是一百一十兩,一百兩是本金,十兩是利益,因為現在鋪子都還冇有盈利,所以利息比較少,還望殿下莫要嫌棄。”

看到這一百一十兩的本金利息,祁玦都快被氣笑了。

晏明珠見祁玦半晌不動,心裡還在想著,這位定北王殿下,不會是嫌棄利息太少了吧?

剛想再說點什麼,修長如玉的大手伸了過來,但卻隻拿走了那枚雞蛋,男人微涼的指腹,似是無意地滑過了她的手心。

癢絲絲的涼意,似是透過手心,飛速傳遞到了心房。

不等晏明珠回味過來,祁玦如碎玉般的嗓音已響起:“謝禮本王收下了,至於這本金利息,就暫時寄放在你那兒,算是本王投資了,等日後鋪子盈利了,再還也不遲。”

晏明珠瞬間就明白,這男人是怕她還了銀子,會冇有錢開鋪子了。

心裡不由一暖,也就冇有拒絕對方的好心,“既然如此,那便多謝殿下了,日後鋪子盈利了,臣女定會第一時間給殿下送上分紅,絕不會叫殿下吃虧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