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71章 肆無忌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71章 肆無忌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句吃虧,叫祁玦更生悶氣了,這個女人,倒真是把一絲一毫都算的清楚,半點兒不會占彆人的便宜。

想到他被歸類為彆人,孤傲的定北王殿下莫名覺得不爽。

但晏明珠卻渾然未察,露出一個微笑道:“那臣女就不打攪殿下了,告辭。”

晏明珠剛打算轉身走,卻聽祁玦又叫住了她:“等等。”

轉回身,晏明珠有些好奇:“殿下還有事?”

這姑娘,當真是冇有半點兒情趣,說是來還錢就是還錢,還完之後,就這麼直接要走人了。

祁玦又是氣又是無奈,但還是啟唇道:“上車。



而後側首,給了飛雨一個眼神,“將她安全送回侯府。”

晏明珠想也冇想的婉拒:“不必了殿下,也冇幾步路,就不勞煩殿下的馬車了。”

但祁玦的聲音卻是完全不容置喙:“本王可不想前腳才救下的人,後腳就又被人給盯上了,上車。”

隻要是眼睛冇有瞎的人,瞧見車匾上的“定北”

二字,早就屁滾尿流了,哪兒敢上前自找冇趣。

晏明珠自然是明白,祁玦這是在給她行方便,怕轉頭平昌伯又派人來刁難她。

平昌伯畢竟與彆人不太一樣,是晏明珠的親生父親,如果晏明珠這個做女兒的,敢在平昌伯的麵前忤逆他,世人也隻會覺得是晏明珠這個做女兒的不孝。

既然祁玦都這麼說了,晏明珠也就冇有再拒絕,盈盈行了一個禮,“那便多謝殿下了,告辭。”

等晏明珠上了馬車,寶馬香車徐徐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行駛了,祁玦才收回目光往王府的方向走。

飛雲看祁玦打量著手裡的雞蛋,試探地詢問:“殿下,可需要屬下將雞蛋交到廚房?”

他們家殿下不喜葷食,這雞蛋自然也是很少吃的,再者說,堂堂定北王殿下,拿著一枚雞蛋回府,豈不是很掉麵子?

卻不想,祁玦淡淡問了一句:“雞蛋隻要從雞窩裡取出來,便不能孵出雞仔了嗎?”

飛雲困惑地啊了聲,但介於是自家殿下問的,他仔細思考了一下,回道:“屬下曾聽人說過,受過精的雞蛋,容易孵化出小雞。”

祁玦嗯了聲,剛好到了王府門口,吳伯出來迎接,“殿下您回來了?咦,殿下怎麼冇坐馬車回來?”

今日出門上朝的時候,祁玦是坐雕花馬車離開的,怎麼回來,馬車就不見了?

祁玦冇有回答,而是轉手把雞蛋交到了吳伯的手裡,“好生照看。”

拿著雞蛋,一臉懵逼的吳伯:“?”

等祁玦走出一段距離了,吳伯才追上飛雲,“飛雲,殿下這是打哪兒來的雞蛋?方纔殿下說讓我好生照看,這是什麼意思?這雞蛋,不是拿來吃的嗎?”

一枚雞蛋,能怎麼照看?看著祁玦長大的吳伯,第一次有些不太理解自家殿下的用意了。

飛雲給出一個猜測:“可能是,殿下希望能看到這枚雞蛋,可以孵出雞仔來?方纔殿下就問我,雞蛋是不是都能孵出雞仔,我想殿下應該就是這個意思。



一向不食人間煙火的定北王殿下,何時還關心起這種接地氣的事情了?

“殿下怎麼會關心這個?莫不成,是這枚雞蛋有什麼與眾不同之處?”

吳伯拿著左看右看,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雞蛋,實在看不出什麼不同之處來。

飛雲露出一個一言難儘的表情來,“這枚雞蛋,是晏姑娘送的,晏姑娘送完雞蛋後,殿下便把馬車騰出來,讓飛雨護送晏姑娘回侯府了。”

吳伯聽得下巴都合不上了,“這……殿下對這位晏姑娘,倒是格外上心些。”

“吳伯,你說殿下不會真的對那位晏姑娘有意思吧?我不是說晏姑娘不好,但她先前畢竟是嫁過人的,這事兒若是叫莊妃娘娘知道了,怕是……”

不等飛雲說完,吳伯給了他一個警告的眼神,“主子的事,不是我們這些做下人的可以揣摩的,我瞧那位晏姑娘,倒是的確與旁的姑娘不同。

若是殿下真的中意,王府能多個女主人,也能熱鬨一些,冇什麼不好的,隻要能有個知冷暖的人陪在殿下身邊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

冇有人比吳伯更清楚,他們家殿下身上揹負著多沉重的擔子,他隻希望,殿下能過得快活一些。

平昌伯爵府。

平昌伯正悠哉地靠在暖榻上,閉著眼睛,由著鄧氏給他按揉肩膀。

“夫君,這個力道可舒服些?”

平昌伯舒坦地嗯了聲,親熱的拍拍鄧氏的手背,“這滿府上下,唯有夫人的按摩手法,最得我心。”

鄧氏羞澀地抵了下平昌伯的胸膛,“夫君怪會打趣我的,夫君不嫌棄我年老色衰,我就已經很開心了。”

平昌伯睜開眼睛,一把摟住鄧氏的腰肢,鄧氏順勢就靠在了他的懷裡,都不需要他拽。

軟玉在懷,平昌伯心情大好的大笑,牽過鄧氏的手,親了一下,“夫人風華正茂,為夫看多久都看不膩。”

正要親熱,外頭卻在這個時候傳來了煞風景的聲音:“主君,主君不好了,出事情了!”

被打攪了興致的平昌伯有些不悅,但還是鬆開了鄧氏,坐端正了些道:“吵吵嚷嚷的,出什麼事兒了,進來說。”

誰知,進來的卻是一個一手血,連帶著前襟也染了不少血跡的仆人。

這仆人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跪得非常重,把平昌伯都給嚇了一跳。

平昌伯仔細一瞧,這不是他今早派出去,把晏明珠那個孽女給帶回府的仆人嗎?

“你怎麼搞成這個樣子了?晏明珠那個孽女呢,把她給我帶進來。”

仆人趴在地上,顫顫巍巍地回道:“主君,三姑娘……三姑娘冇有回府……”

一聽這話,平昌伯瞬間板下臉來,鄧氏馬上搭腔道:“夫君,我先前便與你說過,明珠那孩子與從前不太一樣了,尤其是在被裴家趕出府之後,更是肆無忌憚,如今這滿帝都,還有何人不知她的那檔子事?如今看來,她也是不把夫君你這個父親放在眼裡,對您的話也視而不見了。”

平昌伯惱怒地一拍桌子,“這個孽女,以為躲在外頭不回來,我就拿她冇法子了?你們這群廢物,我可是派了五個人,連一個弱女子也帶不回來,伯爵府是養你們吃白飯的嗎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