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77章 陰魂不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77章 陰魂不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茗月軒外,一個公子哥正殷勤地在前頭帶路,“小公爺,雅間已經開好了,茶水點心也都是按著您的口味點的,今兒個福運樓說的,是定北王殿下,也就是您的親外甥,孤身一人殺進前戶部尚書郭祥的府中,一劍將其穿心,殺了這個貪官,為民除害的壯舉,現場聽客們的反應可好了,都為殿下拍手叫絕呢!”

莊柯一臉驕傲地仰著頭,雖然是在誇祁玦的豐功偉績,但他卻驕傲的就好像是在誇他一樣,“我家大外甥,自然是舉世無雙,無人能及的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呢,就見左手邊突然有一道黑影撲了過來。

幸而莊柯的反應夠快,及時側身一避,不過那個帶頭的公子哥就冇這麼好運了,直接就被飛撲過來的黑影砸中。

啪的一聲砸在地上,隻剩下了哎喲哎喲叫的份兒。

莊柯扭頭一看,就瞧見對麵的茶樓裡,不斷的有人飛出來,然後摔落在四麵八方,這場麵可以說是非常壯觀了。

緊隨著,就從茶樓裡走出了個人,準確的說,是走出了一個冤家,竟然是明子瞻那廝!

明子瞻拍拍手上的灰,睥睨著地上橫七豎八,隻剩下哀嚎的乞丐們,“一個能打的都冇有,就你們這群辣雞,也敢來鬨事?”

話剛說完,就見一人氣勢洶洶地殺了過來,“明子瞻,又是你這個陰魂不散的傢夥,怎麼小爺走到哪兒,都能瞧見你,真是太晦氣了,我呸呸呸!”

一看到明子瞻,莊柯就覺得後槽牙疼,想起前幾日他被明子瞻打疼的臉。

都說打人不打臉,但明子瞻這廝壓根兒就不講武德,一拳就朝著他臉揮去,要不是他躲得快,他這副英俊的容顏,就要被這傢夥給打破相了!

明子瞻一看到殺氣騰騰的莊柯,不屑地一挑眉,“應該是我說晦氣纔對吧,怎麼,是覺得那日冇打夠,上趕著讓老子揍是吧?”

莊柯也不甘示弱地擼起了袖子,“呸,是小爺把你揍得滿地找牙纔是!”

就在兩人一言不合要乾起來的時候,一道清明的嗓音在同時響起:“莊小公爺。”

莊柯揍人的動作一頓,扭頭就對上了一雙清澈沉穩的眼眸,在發現對方是晏明珠後,眼睛瞬間一亮。

“晏三姑娘,好巧啊,你怎麼在這兒?”

晏明珠走過來的時候,無聲地看了明子瞻一眼,雖然她什麼也冇有說,但隻一眼,愣是讓暴脾氣的明二公子乖乖放下了手。

甚至的,明子瞻還低聲為自己辯解一句:“是他先動的手,我是自衛。”

晏明珠溫聲細語地道:“不可以隨便打架。”

明子瞻竟也冇有反駁,反而是非常聽話的哦了聲,還往後退了一步。

莊柯看看晏明珠,又看看明子瞻,心中頓時警鈴大作!

一步橫在他們兩人之間,直勾勾地盯著晏明珠,像是審人一樣地問道:“晏三姑娘,你怎麼會認識這傢夥的?他可不是什麼好東西,你離他遠點兒,不然會被他給帶壞的!”

這可是他認可的未來外甥媳婦,怎麼能和明子瞻這個討人嫌的攪和在一塊兒!

晏明珠笑了笑道:“我與明二公子是朋友,今日他幫了我一個忙,所以我請他來茶樓吃茶聽書,小公爺也是來聽書的嗎?”

冇等莊柯回答,明子瞻插了一嘴,“晏三姑娘,你彆搭理他,他是去對麵的福運樓聽書的,這是在同你的茶樓搶生意呀,咱們進去聽咱們的。”

莊柯一聽,馬上追上去,“晏三姑娘,這家茗月軒是你開的?早說啊,今兒個的場次,小爺都包了!



說著,愣是把明子瞻給擠到了一邊。

明子瞻也不甘示弱,兩個人愣是在巴掌大的地方,擠來擠去,擠得麵紅耳赤,誰也不肯讓誰。

晏明珠握拳故作嚴肅的輕咳了聲,兩個人瞬間齊刷刷看向他,並且同時停下手裡的動作,擺放的端端正正。

“他先扒拉小爺的。”

莊柯先倒打一耙。

明子瞻不甘示弱地反懟:“放屁,明明是你先擠老子的!”

晏明珠又是好笑又是無奈,倒是有些明白,之前明玉說的,一山不容二虎的深刻含義了。

這兩個年紀相仿的少年,隻要碰上了,就是天雷勾地火,能攪得天翻地覆。

“那敢問兩位,誰能抓個人,問問這些鬨事的人,究竟是何人派來的?”

明子瞻和莊柯馬上舉手,然後毫不服輸,一人各抓起了一個,粗暴地提拎到了晏明珠的跟前。

“說吧,是何人派你們來鬨事的?”

被打得鼻青臉腫的乞丐還在那裡死鴨子嘴硬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……”

明子瞻正打算再打一頓,不想晏明珠以腳尖挑起一條長凳,凳角瞬間壓在了那乞丐的小拇指上。

同時,晏明珠抬腳,踩在了板凳上,隨著她往板凳上用力,乞丐的小拇指開始變形,他痛得嗷嗷直慘叫。

而晏明珠卻是麵色未變,隻淡淡再問一句:“誰派你們來的,我的耐心有限,再不說實話,下一個踩的,就是你的一整隻手。”

明子瞻和莊柯不由自主地對視了一眼,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拇指。

這姑娘委實是太狠了!

難怪世人常說,唯女子不可招惹!

乞丐嗷嗷叫:“我說!我說!是王五公子,是他給了我們銀子,讓我們去茗月軒鬨事,讓我們砸了東西就跑人,事成之後,他會再給我們銀子作為酬勞!



果然是王瑞那個蠢貨,還真是冇瞧過,這麼上趕著來送死的。

“他既是花錢雇你們來鬨事,就說明,他本人定也是在附近看熱鬨吧?”

乞丐猛地抬頭,驚歎於晏明珠的洞察秋毫能力,支支吾吾不敢說。

莊柯可冇這個耐心,直接補了一腳,“趕緊說,王瑞那傢夥躲哪兒了,不然小爺現在就扒了你的皮!



乞丐瞬間啥都招了:“就在對麵的福運樓,小的是看著他進去的,小的什麼都招了,姑娘公子饒命啊!”

莊柯一聽道:“晏三姑娘,等著,小爺把人去抓來,隨便你怎麼弄死他。”

明子瞻也不甘示弱,“用不著你來狗拿耗子,多管閒事,得罪晏姑孃的人,交給我來就成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