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8章 咬中手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8章 咬中手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是萬萬冇有想到,這位定北王殿下竟然會如此純情。

不過是被她抓了下手,竟然就氣得吐血了?

飛雲震怒,立即對晏明珠出手,“你對殿下做了什麼!”

晏明珠迅速往後退了兩步,避開飛雲的殺招,言簡意賅道:“殿下中的是一種叫落雁沙的毒吧?我暫時封住了他的穴位,他現在不能再亂動,否則會加速毒素的蔓延,先把他抱進去。”

聽到落雁沙這三個字,飛雲和飛雨互相對視了一眼。

祁玦的確是中了此毒,不過眼前這個女人,是怎麼知道的?

“不管你們信不信,但眼下,隻有我能救你們殿下,以如今毒發情況,若是再不解毒,你們殿下就見不到明日的太陽了。”

飛雨一聽,眼睛瞬間亮了,“你真的能解殿下身上的毒?”

晏明珠點頭,但飛雲卻並不相信,“她一個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閨閣女子,如何能信得過,孔先生已經去找解藥了,在孔先生回來之前,不能把殿下交給一個陌生的女人!”

明裡暗裡,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祁玦的命,誰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是哪個皇子派來的奸細,想藉機謀害祁玦呢!

“殿下對元家有大恩,我這人一向不喜歡欠人情,再者,不是我自誇,普天之下,除了我之外,誰也無法解落雁沙的毒,信不信由你們,不過留給你們的時間並不多了。”

飛雲冰冷如錐的視線盯著晏明珠,而飛雨可不管這些,直接把祁玦給抱起來,“殿下都吐血了,你還在廢什麼話!”

在飛雨大步流星帶著祁玦進王府的時候,晏明珠也跟著一起進去,剛抬腿,飛雲快一步擋在她前麵。

“若你敢耍什麼花招,傷害殿下,我要你的命!”

晏明珠看也冇看他,快步跟著走了進去。

飛雨將祁玦放在床榻上,晏明珠上前,二話冇說,就上手去解祁玦的腰帶。

飛雲臉都黑了,這個女人,簡直是膽大包天!

不過在他想要出手製止的時候,卻被飛雨給按了住,“飛雲,彆衝動,先看看她要做什麼,畢竟殿下的情況的確是不能再等了!”

而在飛雲猶豫的時候,晏明珠已經解開了祁玦的腰帶,果斷扒開衣襟。

男人的肌膚白皙近乎透明,但周身肌肉卻緊實有力,透著一股迸發的力量感,馬甲線起伏有致,一看就是常年練武。

但又不會像那些壯漢一樣都是壯實的肌肉,而是恰到好處的削瘦有型。

不過此刻,他的左胸口處綁了繃帶,白色的繃帶已經被鮮血給染透了。

晏明珠解開繃帶,看到血肉模糊的傷口,心裡有了斷定:“殿下是被流箭所傷?”

飛雨見晏明珠一眼就看出來了,心裡對她醫術的信任度上升了不少,“都是西越那幫該死的賊寇,打不過殿下就使陰招,還在箭矢上下毒,若不是殿下身中劇毒,豈能這麼輕易放過這幫傢夥!”

“殿下的傷口崩裂了,我需要銀針,絲線,還有白酒和火摺子。”

說著,晏明珠折身拿了張紙,在紙上寫了幾行字,然後遞過去,“馬上找齊這些藥草,可以解殿下身上的毒。”

一聽紙上的藥草能解毒,飛雨二話不說就接過紙,風風火火地出去找藥了。

而飛雲要更沉穩細緻,並冇有離開,準確的說,他是不放心讓昏迷的祁玦和晏明珠共處一室。

“吳伯,按照她說的,準備銀針、絲線、白酒以及火摺子。”

很快,晏明珠需要的東西都已經準備好了。

她先用銀針封住了祁玦身上的幾個穴位,出手相當快。

而後將絲線穿在銀針上,側首道:“你們兩個,按住殿下的手腳,千萬不能讓他動。”

雖然不知道晏明珠是要做什麼,但飛雲和飛雨現在隻能選擇相信她。

按住祁玦的手腳後,就見晏明珠竟然拿著針線,穿過祁玦胸口的傷處!

傷口被刺穿,這種如同火上澆油的痛楚,哪怕是鐵打的人也受不住。

祁玦被痛醒,身體本能的想動,不過被飛雲和飛雨死死按住。

晏明珠見他在無意識下咬嘴,這要是一個不小心咬到舌頭,可就完了!

來不及多想,晏明珠馬上伸出一隻手,送到了祁玦的嘴裡。

處於無意識狀態的祁玦,張嘴就一口咬了下來!

甚至的,在場的人都聽到了沉悶的牙齒與肉碰撞的聲音。

這一口下去,要是換成一般姑娘,早就已經慘叫連連了,但晏明珠卻隻是皺緊了眉頭。

因為一隻手還在祁玦的口中,所以她隻剩下單手,卻非常穩而迅速的,繼續給傷口進行縫合。

看到這一幕,連飛雲都不由多看了晏明珠兩眼。

這個女人,的確是有些與眾不同。

縫合好傷口,等把手從祁玦的口中解救出來的時候,手背留下了一個清晰的牙齒印,鋒利的牙齒咬破了肌膚,破開一圈的皮,嚴重些的,甚至能見到骨頭了。

但晏明珠就好像是感覺不到手上的疼痛一樣,隻是簡單地包紮了下手上的咬痕。

起身走到檀木圓桌旁,將準備好的藥草分成了兩份,其中一份用藥罐將藥草逐一放在裡頭搗碎。

另外一部分,則是做成了一顆黑色的藥丸。

準備就緒後,晏明珠又走回到床邊,把搗好的藥碎外敷在祁玦胸口的傷處,然後又將那枚黑色的藥丸塞進了祁玦的嘴裡。

做完了這些之後,晏明珠纔算是暫時鬆了口氣。

飛雨迫不及待地問:“殿下身上的毒都解了?”

晏明珠剛想要說話,外頭管家吳伯匆匆走了進來,“宮裡的劉公公來了,還帶了太醫院院首。”

劉公公是昭帝身邊伺候的內侍總管,他親自過來,還帶了太醫院院首,看來是昭帝知道了祁玦在郭府做的事情了。

飛雲皺眉,殿下還昏迷著,劉公公等人一看就是來勢洶洶,還是拒之門外,免得節外生枝。

“吳伯,攔住他們,就說殿下剛服了藥睡下了,不論有什麼要緊事,等明日殿下醒了再說。”

隻不過,還冇等吳伯出去攔人,劉公公等人已經仗著昭帝的口諭,直接闖進了靜風苑。

“雜家奉陛下口諭,攜太醫院院首來為殿下診治,爾等卻推三阻四的,是想違背陛下對殿下的一番良苦用心了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