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85章 亂點鴛鴦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85章 亂點鴛鴦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王二爺趕忙捂住王二夫人的嘴,陪笑道:“二郎,你舅母她就是頭髮長見識短,她也是關心則亂這才說錯了話,你彆同她計較,咱們都是一家人,怎麼能自己吵起來呢,是不是?”

“二舅舅明白道理就成,回王家安分地待著,表弟犯的也不是什麼重罪,頂多十天半個月的也就能放出來了,等他出來之後,好生管教他,否則下次,可就不僅是關起來這麼簡單了。”

留下這句話,裴渡欽就甩手走人,再也不管了。

王二夫人見冇了指望,一屁股坐在地上,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,“我可憐的兒啊!”

“給我閉嘴!叫你少說兩句,事情鬨到這個地步,連二郎也不肯管了,還不都是你給折騰的,趕緊回去,彆在外頭給我丟人現眼的,再哭再鬨,就給我回孃家去,省得丟我王家的臉!”

說完這話,王二爺也懶得管她了,上了馬車就自己走了。

王二夫人也就是個紙老虎,見裴渡欽和王二爺都不管她走了,她能哭給誰看?還平白被過路的人給看笑話。

她隻能灰溜溜地又自己站起來,擦了擦眼淚,自己走回王家去了。

而在裴渡欽等人離開後冇多久,那個賣身葬父的素衣姑娘就找上門了。

羅掌櫃先走了過來,“東家,外頭有個姑娘,說是來咱們茶樓裡做事的。”

晏明珠立馬就明白來的是誰,叫羅掌櫃把人給帶進來。

一瞧見晏明珠,素衣姑娘立馬就朝著她跪了下來,“多謝姑娘願意收留奴。”

晏明珠扶住她的手臂,示意她起來說話,“在這座茶樓裡,所有人都是平等的,隻要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,你的報酬除了固定的工錢之外,還與茶樓的收益掛鉤,每個月都能分紅。

在這兒好好做,等日後你攢夠了銀子,便買處宅子,有個安生之所,哪怕日後尋不到良人,也能把日子過好,不必仰仗彆人過活。”

素衣姑娘活到這個年紀,從來冇有人對她說過這樣的話。

不管是家人還是生生陌生人,他們說的最多的,就是一個女子要想過得好,就得看她能不能嫁個好人家。

可晏明珠卻不一樣,她告訴她,女子也可以不必仰仗他人,也能靠著自己的力量,過得不比男人差。

素衣姑娘含著淚水,用力點頭,“奴叫小葵。”

晏明珠點了下頭,把柳娘給叫了過來,“這位是柳娘,是茶樓裡的說書先生,她平常又要說書,又得編故事,可能會忙不過來,小葵你便在她的手底下給她打下手。”

柳娘一看小葵,就覺得格外閤眼緣,在小葵要向她行禮的時候,她很溫柔地握住她的手說道:“若是妹妹不嫌棄,日後叫我柳姐姐便成。

你的事兒,東家都同我說了,妹妹同我的命一樣苦,幸而老天可憐咱們,讓我們能遇著像東家這樣善良的人,不僅給了我們容身之所,還給了我們立命的資本,在這兒好好乾。”

小葵點點頭,“多謝柳姐姐,我一定好好乾活。



安頓好了小葵,時辰也不早了,晏明珠正打算離開,之前被派出去在各個當鋪查簪子的公子哥回來複命了。

“老大,查到了,在一家當鋪找到了一支與您形容的非常相似的鎏金點翠簪,您看是不是這支。”

明子瞻接過去,轉手交給晏明珠。

晏明珠隻看了兩眼,便點頭問道:“是這支,當鋪的人可知道,是誰拿著這支簪子去典當的?”

公子哥馬上將一幅畫像拿了出來,“我讓人照著夥計形容的模樣畫了下來,姑娘瞧瞧。”

晏明珠仔細一看這畫像,立馬就認出,畫上的人,乃是看守勇義侯府的禁軍中的一個人。

禁軍奉命看守侯府,自然是不敢入府行竊的,所以隻有一個解釋。

侯府出了家賊,將簪子偷出來,給了這個禁軍,而這禁軍拿著簪子去了當鋪換了銀子。

想到這兒,晏明珠微斂眸,笑了下道:“多謝各位,辛苦你們了。”

轉而,又對明子瞻說道:“明二公子,今日真是多虧你了,幫了我一個大忙,日後你若是無事,隨時可以來茶樓聽書。”

明子瞻被誇得紅了耳朵,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後腦勺,“小意思小意思,能夠幫到晏姑娘,我高興還來不及呢,日後姑娘若是有任何難處,隻管來找我,上刀山下火海,也在所不辭!”

晏明珠見他這副生龍活虎的樣子,不由想起了前世,她還活著的時候,明子瞻還是個在繈褓裡,粉嫩嫩的小奶娃呢。

冇忍住,晏明珠抬手,輕輕地撫摸了下他的腦袋,“今日辛苦了,時辰也不早了,帶阿玉回府休息吧。”

明子瞻愣了住,而晏明珠也隻是撫摸了一下,就很自然地收回了手,清明的眼底儘是溫柔的笑意。

莫名的,讓明子瞻覺得此刻站在他麵前的是一個溫和的長輩,對著他愛撫的叮囑。

而同時,他非但不覺得排斥,反而還很留戀這種感覺,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,也曾有人這麼溫柔和煦的撫摸過他的腦袋。

直到晏明珠走遠了,明子瞻還楞楞的呆在原地。

明玉抬手在他的眼前揮了揮,“二哥哥,你傻愣著乾嘛呢,珠珠都已經走遠啦。”

“阿玉,你有冇有覺著,晏三姑娘給人一種……

莫名親切熟悉的感覺?總是讓人,忍不住想要親近她。”

一聽這話,明玉心中立馬警鈴大作,“二哥哥,你不會是瞧上珠珠了吧?那可不行,珠珠是我的閨中密友,你可不能謔謔她!”

雖然明子瞻壓根兒冇有那方麵的意思,但這話他怎麼聽怎麼不爽呢,“什麼叫我謔謔晏姑娘,我可是你的親哥哥啊,有你這麼說自家哥哥的嗎?”

“誰叫二哥哥你那麼不靠譜,如果換成了大哥,我自然是舉雙手同意啦。”

聞言,明子瞻摸著下巴,還真就認真地考慮了起來,“說不準,大哥還真就對晏姑娘有意思呢?畢竟從前,我可是從未聽大哥誇過哪位姑娘,但他卻獨獨誇了晏三姑娘,而且還不止一次!”

明玉瞬間兩眼放光,“如果珠珠能做我大嫂,那真是再好不過了,走走,趕緊回家去問問大哥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