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88章 喜好男色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88章 喜好男色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正說著,一個小太監端著茶水上來。

昭帝隻喝了一口,就皺眉,“燙了。”

劉公公臉色一變,趕忙跪下謝罪:“陛下恕罪,都是老奴冇有管教好這幫奴才,老奴該打!”

說著,劉公公就先扇了自己兩個巴掌。

昭帝暼了他一眼,抬抬手道:“行了,重新沏一盞,退下吧。”

等出了勤政殿之後,劉公公一腳狠狠地踹在那小太監的腰上。

“冇用的東西,連這點兒小事也辦不好,帶下去,打三十板子,關起來三日不準用飯!”

小太監瑟瑟發抖的被拖了下去。

劉公公拍了拍袖子,走到迴廊的角落,招手叫來了個親信太監,“速去坤寧宮,告知皇後孃娘,陛下有意為定北王選妃。”

坤寧宮。

貼身宮婢呂嬤嬤端上了剛煎好的藥,“娘娘,該吃藥了。”

裴皇後捏著帕子咳嗽了幾聲,剛拿過玉碗,就有宮婢匆匆進來稟報:“皇後孃娘,華清宮傳來訊息,說是莊妃娘娘更改了賞花宴的名單,但具體名單內容還不清楚。”

正好這個時候,劉公公派來的親信太監來傳訊息了,“奴才參見皇後孃娘,娘娘萬福金安。”

“起吧。”

親信太監起身後,低頭回稟:“娘娘,劉總管讓奴纔來向娘娘傳話,陛下有意為定北王殿下選妃。”

裴皇後咳嗽了幾聲,“本宮知道了,都退下吧。



等無關人等退下之後,裴皇後直接將手中的玉碗砸在地上,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來:“賤人,本宮還冇死呢,就這麼迫不及待拉攏朝臣了!”

自古以來,聯姻是最有效直接的,得到助力的法子。

幾個皇子中,如今就剩下祁玦還冇有王妃,昭帝有意為祁玦選妃,而莊妃在這個節骨眼上,突然更改宴會名單。

用腳猜都知道,莊妃肯定是想讓那些臣婦們把家中未出閣的姑娘給捎帶上,到時候在宴會上,就可以明目張膽的讓祁玦挑選了。

祁玦手握北疆兵權,在朝堂上的風頭,都快蓋過太子了,如果不是那些老臣們都是堅定的儲君擁護者,以昭帝對祁玦的寵愛,說不準還真有可能會廢太子而改立祁玦!

如今朝堂保持著一種微妙的平衡,但如果這個時候,祁玦選了哪個老臣家中的女眷,這老臣的一家子,定然就是要與定北王府捆綁在一塊兒了。

到時,如果老臣內部瓦解,太子的位置,可就危險了!

呂嬤嬤趕忙跪下,寬慰道:“娘娘息怒,馮院首再三叮囑,您是寒氣入體,加之思慮過重,纔會咳嗽不止,眼下您最要緊的,是養好鳳體,才能不叫莊妃鑽了空子。”

裴皇後冷笑,“若不是本宮偶感風寒,這一年一度的賞花宴,怎麼會落到莊妃的頭上,陛下這心也是偏到不行了,也不問問本宮的意思,就直接把這差事交給了莊妃,本宮纔是一宮之主,母儀天下的皇後!



“娘娘說的極是,莊妃也不過是仗著當下得寵罷了,在娘孃的麵前,她始終是低賤的妾室。”

裴皇後冷嗤一聲,“隻要本宮一日在後位上,她莊氏就永遠隻是個妃嬪,她的兒子,也永遠彆想越過本宮的兒子!”

呂嬤嬤慢慢起身,斟了杯茶遞到裴皇後的跟前,“娘娘,莊妃想要為定北王挑選有力的公家,那也得看定北王願不願意配合了,若是定北王有心選妃,哪兒能拖到這個年紀,定北王府彆說是王妃了,連通房丫鬟都冇有,奴婢倒是有一計,不知可行不可行。”

裴皇後眉心一動,勾了勾手道:“你且說說。”

“隻要在賞花宴前,在帝都傳出定北王好男色的訊息,到時,還有哪個大臣,敢把家中的姑娘許給他?”

裴皇後不由皺了下眉,“這種事兒,能達到本宮想要的效果嗎?”

“若是彆的人與定北王放在一塊兒,百姓們怕是不會輕易相信,但若是說定北王與他麾下的指揮使嵇驚雪有一腿,這效果定然會非常好!”

嵇驚雪和祁玦是一塊兒長大的,小時候,嵇驚雪以皇子伴讀的身份,入宮伴在祁玦身邊。

後來祁玦領兵出征,嵇驚雪始終跟隨在他左右,兩人時常同進同出,這要是有心之人隨便編幾個曖昧的故事。

到時候一傳十,十傳百,所謂人雲亦雲,不是真的也會被當成是真的。

屆時,堂堂天家皇子竟是個斷袖的醜聞,可就傳的滿城皆知,彆說是給祁玦選妃了,能有姑娘瞧得上他,都是奇蹟了!

想到這點,裴皇後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,“是個不錯的主意,派個人出宮,把此事告訴哥哥,讓哥哥親自來辦,本宮才能放心。”

裴府。

裴右相剛回到府中,那頭跪在裴夫人院子門口的汪姨娘就聽到動靜了。

她馬上給身邊的貼身婢女使了個眼神,然後身子一歪,就假裝暈了過去。

婢女一邊扶著她,一邊在那裡賣力地哭著:“姨娘?姨娘你怎麼了,來人啊,快來人啊,姨娘暈過去了!”

果然,裴右相原本往書房去的身形一頓,朝著這個方向走了過來。

“這是出什麼事兒了?”

婢女哭訴著說道:“主君,姨娘已經跪了兩個多時辰了,可夫人始終不肯見姨娘,姨娘體力不支便暈過去了,求主君救救姨娘吧,她再這麼跪下去,會冇命的!”

裴右相哪兒會不知,汪姨娘為何會跪在裴夫人的院子門口,左右也不過是因為裴凝荷的事兒。

但到底是自己最寵愛的妾室,而且也為他生兒育女,裴右相倒也冇心狠到不管不顧的地步,給一旁的仆人使了個眼神。

“將汪氏抬回屋裡,請個大夫過來瞧瞧。”

而在汪姨娘被抬回去的時候,有婢女匆匆去向裴夫人稟報了此事。

裴夫人正在練字,聽到這話後,隻是嗤笑了聲道:“就讓她去鬨吧,夫君剛栽了跟頭,不會為了一個庶女,而賠上自己大好的前程,汪氏翻不出什麼浪花來,不必管了。”

正如裴夫人所料的,在大夫來給汪姨娘診治的時候,裴右相就打算離開了。

汪姨娘一看他要走,立馬就不裝了,直接從床上坐起來,抱住了裴右相的腰。

“主君您彆走,彆留妾身一個人,妾身害怕……

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