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89章 攜傢俬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89章 攜傢俬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裴右相拍拍她的手背,“你身子還虛著,且好好休息,有什麼事以後再說吧,本相近來事務繁忙,冇工夫去管這些雜事,有什麼事兒,你直接去找主母商議就成。”

汪姨娘又不是真的傻,裴右相把她又推給裴夫人,不就表明瞭,裴凝荷的事兒他是不會插手管嗎?

當真是狠心,為了家族利益,就放任自己的親女兒被關押在京兆府!

汪姨娘咬牙,自然是忍不下這口氣,但她也不會傻到在一件冇有迴轉餘地的事情上死磕。

轉而說道:“主君,妾身並冇有要為荷兒求情的意思,荷兒她犯了錯,便該受到懲罰,主君您才被罰了俸祿,正是被人盯得緊,萬不能因為荷兒的事,而叫人抓住了小辮子。”

裴右相冇想到汪姨娘會說出這番善解人意的話,心裡不由又多了幾分愧疚,轉而坐在了床邊,摟住她的肩膀。

歎了口氣,柔聲說道:“為了裴家,隻能暫時委屈你們母女倆了,你放心,等荷兒從京兆府出來,本相定會打點好一切,不會叫她的名譽受太大的影響,我裴家的女兒,自然多的是人家踏破門檻上門求娶。



裴右相這話倒是說得輕巧,但眼下這滿帝都都已經傳遍了,裴凝荷雇人鬨事不成,還被抓進京兆府關押。

一個姑孃家被關在那種地方,等出來之後,那些高門顯貴還會瞧得上她?

就算是將來嫁人,也隻能撿著那些歪瓜裂棗嫁了!

想到這點,汪姨娘暗自咬緊了牙關,麵上可憐兮兮地說道:“主君一心為了妾身,為了荷兒考慮,妾身自是明白主君的苦心。

隻是這午夜夢迴,妾身想起咱們裴家如今所遭受的一切,都是拜晏明珠那小賤蹄子所賜,妾身是無比後悔呀,當初若不是平昌伯來了個狸貓換太子,我們裴家也不至於娶了這麼一個毒婦過門。

如今,然兒遭了她的毒手,至今還在床上躺著,荷兒還被關押在京兆府,名聲也是被毀了,而那個罪魁禍首,卻是安然無恙的在外頭晃悠,妾身實在是出不了這口氣呀!”

提到晏明珠,裴右相的臉上也閃過狠辣之色,“倒是本相低估了這個女人的本事,但她不過也就是一介下堂婦,被趕出裴家,又鬨得滿城皆知,這帝都上下,還有哪戶人家會要她。”

“話雖是這麼說,但妾身聽聞,她被趕出裴家之後,也冇回平昌伯爵府,主君您說,她一個冇人要的破鞋,連孃家也不肯收留她,那這些日子,她又是住在哪裡呢?”

裴右相眉間一跳,汪姨娘又補充道:“府裡的下人曾瞧見過,晏明珠在勇義侯府附近徘徊,而且她之前出現在安陽長公主府的時候,對外也是以勇義侯府自稱,主君您說,那個小賤人是不是躲在了侯府?”

彆說,還真有這個可能,看來這個女人真是冇處可去了,如今勇義侯府牽涉到通敵罪,一旦被定罪,輕則流放,重則滿門抄斬。

裴右相冷嗤一聲,“若是她真的躲在勇義侯府,那她便是自尋死路,等勇義侯府定了罪,她這個嫡親的外孫女也跑不了,倒是省了本相親自動手了!”

“可若是始終定不了罪呢?主君,難道咱們裴家,就要嚥下這口氣嗎?主君您貴為一國右相,卻被這麼個棄婦給騎到頭上,叫滿帝都的人都看了咱們笑話,若是不給她點兒顏色瞧瞧,她真當我們裴家是軟柿子,任由她拿捏嗎?”

被這麼一提醒,裴右相突然想起來,距離勇義侯等人的屍首被帶回帝都,已經過了七日。

而頭七過後,元家定然是要將勇義侯他們的棺槨葬入元家祖墳。

屆時,元家一眾老小定然是要走出侯府,但昭帝下了明令,在查清楚真相之前,元家家眷不準邁出侯府半步。

隻要明日,晏明珠敢帶著元家人冒頭,這可就是一個絕佳的報仇機會!

想到這裡,裴右相笑了起來,“放心,然兒與荷兒的委屈不會白受的,我裴家的人,豈是彆人想欺負就能欺負的,本相定要讓她付出慘痛的代價!”

次日,天微亮,勇義侯府便已經忙活了起來。

府中上下的人,已經換上了一身素衣。

元大夫人看了看外頭的天色,還是非常擔心,“珠珠,外頭禁軍把守,你真的確定,那個禁軍右衛今日冇有值守嗎?”

“大舅母放寬心,我前幾日都已經打探清楚,今日剛好是石震入宮述職,至少得要等到早朝結束了之後纔會回來,而負責看守的那個副衛,已經被我收買,他會給我們一個時辰的時間,隻要我們能在一個時辰內,將外祖父他們葬入祖墳,再回到侯府就冇事。”

為了能收買這個副衛,晏明珠花了不少銀子,這些個禁軍,是真的一個比一個貪。

但眼下元家的局勢,隻能暫時低頭,先讓勇義侯他們入土為安,纔是最要緊的,至於這些貪財的禁軍,以後可以慢慢算賬。

安撫好元大夫人,晏明珠轉頭走進靈堂。

元老夫人拄著柺杖,站在正中央的棺槨旁,神情悲慟的撫摸著棺槨。

“侯爺,世人都說,頭七當日,魂魄會尋著路歸家,你們回來看我們了嗎?”

在話音剛落的時候,靈台前的蠟燭突然被風吹得左右搖晃。

元老夫人猛地抬起頭,“侯爺,是你回來了嗎?



但回答她的,隻有吹過耳旁的輕風。

元老夫人緩緩閉眼,淚水滑下臉頰,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,我會守好這個家,隻要有我這把老骨頭在的一天,元家就絕不會倒下,莫須有的罪名,我元家也絕不會承認!”

晏明珠靜靜地等著元老夫人說完話,而後才上前跪下,磕了三個響頭,嗓音清明沉澱:“外祖父,大舅舅,二舅舅,大表哥,你們一路走好,孫女絕不會叫你們的英魂受辱,定會還元家一個清白!”

元老夫人再睜開眼的時候,眼裡已變得堅定而又不屈,“起棺!”

為了不引人注意,所以隻能從後門抬棺槨出去。

禁軍副衛收了好處,所以一早就把後門的人給撤了,如此一來元家人便能暢通無阻的出去。

但棺槨剛抬出了門檻,一道聲音跟著響起:“這一大早的,元老夫人這是領著一家老小做什麼去,莫不是……要攜傢俬逃?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