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90章 欺人太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90章 欺人太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聞聲瞧去,就見一輛馬車停在了後門的不遠處,掛在正中央的車牌上寫著“裴”字。

是裴家的馬車!

在話音落地之時,車簾撩起,裴右相從馬車內走了下來。

在這個時間,這個地點出現,定然是來者不善!

晏明珠微微眯了眯眸子,一步上前,擋在元家一眾老小的麵前,開口道:“頭七已過,元家隻是按照習俗,將外祖父他們的棺槨葬入祖墳,好讓英魂落葉歸根。

裴右相這一大早的堵在門口,莫不成也想儘一份心,去我外祖父他們的墳前上一炷香?”

聞言,裴右相皮笑肉不笑的扯了下嘴角,“本相與勇義侯好歹也是同朝為官過,更何況,晏三姑娘還曾是本相的大兒媳婦,這炷香,本相按理該上的,但在人情之前,還有國法,陛下在命大理寺重申勇義侯一案時,下旨在查清真相之前,元家一眾老小,不得踏出侯府大門半步,可眼下,你們這一大家子的人,卻是大張旗鼓的抬著棺槨往外走,這是致陛下的聖旨於不顧了?這可是公然抗旨的忤逆大罪啊!”

晏明珠眸色一沉,這老狐狸,一早在這兒堵著,就是拿著昭帝的聖旨來說事找茬呢!

還冇開口,元老夫人上前幾步,抓住晏明珠的手,將她拉到自己的身邊,以自己蒼老的身軀,無形中給晏明珠來自於長輩的保護。

“裴右相,陛下雖有聖旨在前,可讓屍骨入土為安,乃是人之常情,就算是陛下知曉了此事,念及侯府往日為大昭鞠躬儘瘁的份兒上,也會給予通融,就不勞裴右相在這兒同老身提什麼國法,瞎操什麼心了,若是陛下真的怪罪下來,也自有我這把老骨頭一併擔著,讓開,彆擋了侯爺他們歸家的路!”

裴右相的眼中閃過一絲陰霾,這個老不死的東西,嘴巴倒是挺硬!

他不怒反笑,“看守勇義侯府不是本相的職責,本相自是不願多管,但就是不知,石右衛能不能為元家網開一麵呢?”

說話間,裴右相讓開了一個道,就見原本該去上朝述職的石震,此刻卻出現在了後門。

“石右衛,今日乃是勇義侯他們下葬的日子,本相身為勇義侯曾經的同僚,自是希望他能入土為安,隻是今日若是叫元家老小踏出了這道門檻,那可就是你這個身為右衛的重大失職了,不知此事若是傳到了禦史台那幫老臣們的耳朵裡,會不會就此而彈劾你呢?石右衛年紀尚輕,能有如今這般的地位,實屬不易,可要三思而後行啊,你說是不是?”

石震鐵青著臉,如果今日冇有裴右相在場,哪怕他有職責在先,恐怕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選擇放元家老小出門,讓他們好生安葬勇義侯他們的屍首。

但此刻,裴右相就在這兒杵著,一旦他放水,隻要元家人踏出門檻半步,禦史台彈劾他的摺子就會飛到昭帝的跟前。

屆時,他怕是頭上的烏紗帽難保!

頂著元家人憤怒的視線,石震隻能開口道:“元老夫人,卑職奉陛下之命看守侯府,冇有陛下的手諭,元家一眾人等,不得踏出侯府半步,請立馬退回去,不然就彆怪禁軍傷到人了!”

元怡笑氣得不行,指著石震的鼻子罵:“你個小人!懦夫!為了保住頭上的烏紗帽,如此無情無義,老天爺一定會下道雷劈死你的!”

一旁的禁軍立馬拔出佩刀,元二夫人當即抱住元怡笑,把她牢牢的護在自己的懷裡,“你們要想對我女兒動手,就先把我砍死!”

元老夫人被這群人無情無義的嘴臉氣得險先站不穩身子,不過在她要再度開口的時候,晏明珠反握住她的手,給了她一個安定的眼神。

而後,晏明珠看向石震說道:“陛下不準元家女眷踏出侯府半步,但我並冇有在名單範圍內,由我帶著外祖父他們的棺槨離開侯府,石右衛該不會還有意見吧?”

裴右相這個奸人今日的所作所為,遲早要讓他加倍償還!

但是今日,最要緊的還是先讓勇義侯他們的棺槨入土為安,晏明珠當下就做出了抉擇。

隻要有一個元家的血脈,能把勇義侯他們的棺槨護送到祖墳下葬,也能讓他們在九泉之下安息。

這是目前,唯一的法子。

石震也不是不講情麵,冷血無情的人,更何況,元家在出事之前,在帝都的口碑一直都很好,元家的子孫個個也都是知書達理,不會仗著權勢胡作非為。

想到這兒,石震就鬆了口:“如此也行……”

誰知,話還冇說完,裴右相突然接了過去:“晏三姑娘不屬於名單之內,自然是來去自如,但勇義侯他們的棺槨,你可不能帶走,陛下的聖旨上說的是,元家一眾老小,自然也包括了勇義侯他們,既是如此,他們的棺槨亦是不能離開侯府半步,否則陛下知曉了,依然會治罪下來。”

元老夫人沉下臉,捏緊了拳頭,“姓裴的,你莫要欺人太甚,如此蛇蠍心腸,連過世之人也不肯放過,不怕午夜夢迴,有厲鬼來找你索命嗎?”

裴右相不屑地笑了聲,“那就要讓元老夫人失望了,本相一向是不信什麼神鬼,再者本相也隻是按照規章製度辦事,身正不怕影子斜,又何懼什麼厲鬼?



說著,裴右相看向石震,“石右衛,你可要抓緊時間了,元家人踏出侯府大門的時辰越久,對你可是越不利,說不準,眼下禦史台彈劾的摺子,就已經到陛下的跟前,你的前途可就跟著完蛋了。”

很明顯,今日裴右相出現在這裡,就是不讓元家人好過!

石震不過隻是一個禁軍右衛,如何敢與一品丞相作對?

無奈,他隻能給了旁邊的禁軍一個眼神,“元老夫人,聖命難為,請立刻回府中,不要讓我等動手。



元老夫人怒目直視著他,眼中的怒火讓石震不由挪開視線,不敢與之對視。

“侯爺他們的棺槨已抬離侯府,斷冇有再回去的道理,今日敢動侯爺的棺槨,便從老身的屍首上踏過去!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