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93章 張揚跋扈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93章 張揚跋扈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裴右相咬牙,這個該死的定北王,今日擺明瞭是跟他過不去是吧?

但臉上,裴右相卻是陪笑著道:“不知殿下有何吩咐?”

“跪下,磕頭道歉。”

裴右相的臉瞬間就青了,“殿下,下官怎麼說也是一品大臣,怎麼能向無官無職的女眷磕頭道歉,這……這實在是不妥……”

祁玦冷冷淡淡打斷他的話:“今日是勇義侯他們出殯的重要日子,裴右相帶著人在棺槨前吵鬨,驚擾了他們的英魂,不磕頭道歉,是想等著午夜夢迴,他們來找你算這筆賬?”

雖然是讓他跟勇義侯他們的棺槨磕頭道歉,但裴右相卻屈不了這個膝蓋,“殿下,今日之事下官雖有些冒失,但勇義侯等人畢竟牽涉到了叛國罪,下官身為朝廷命官,對有嫌疑通敵的罪人下跪,若是傳到了陛下的耳中,陛下怕是會不高興治下官的罪的。”

裴右相這是拐著彎說,勇義侯是罪人,能配得上他一個當朝右相下跪?

不肯跪下認錯,還把昭帝給搬出來,也真是一把老臉厚顏到無恥。

祁玦聽到這話,反而是輕笑了聲,“本王就不喜歡,同你們這些蛇鼠兩端的傢夥打交道,廢話真多。



說話的同時,衣袍微動,高靴翹起之際,在其他人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,一腳就狠狠踹在了裴右相的膝蓋上。

裴右相甚至都來不及叫,就對著地麵來了個一拜天地!

正對著勇義侯等人的棺槨,那叫一個跪了個嚴嚴實實,甚至都能聽見骨頭碰撞在地麵上,傳出了清脆的碎裂聲!

這一腳,彆說是其他人了,連晏明珠都有些驚訝,這位定北王殿下,行事這麼張揚跋扈的嗎?

現在晏明珠倒是有些明白,難怪莊柯平日裡那麼囂張,那是因為他有一個更囂張的大外甥。

裴右相好歹也是一品右相,朝中重臣,他說踹就踹了,而且還是讓對方當眾跪下,傷害不大,侮辱性卻極高!

而祁玦卻像隻是做了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,淡淡開口:“既然裴右相覺得膝下有黃金,那本王便勉為其難的助你一臂之力吧。”

說完這話,祁玦冷淡的掃了一眼旁邊的禁軍,“裴右相都起帶頭作用了,你們是打算愣著看戲嗎?”

禁軍一個激靈,瞬間就明白了祁玦的意思,非常一致,並且冇有任何猶豫的,放下手中的武器,朝著棺槨跪了下來。

“四具棺槨,一具棺槨三個磕頭,一共要磕幾個,就不需要本王替你們數了吧?”

於是乎,在侯府後門,就出現了一個非常詭異的畫麵。

由裴右相帶頭,後頭跟著一群的禁軍,對著勇義侯等人的棺槨磕響頭,四具棺槨,十二個響頭,一個不多一個不少。

在裴右相磕完的時候,旁邊的隨從趕忙去攙扶他,“相爺,您冇事兒吧?”

裴右相勉強站穩了身子,心裡問候了祁玦的十八代祖宗,但轉而想到自己待會兒還要去京兆府。

這要是真的過去了,他這一把老臉豈不是就要丟儘了?

所以他乾脆兩眼一翻,假裝暈了過去。

“相爺!相爺!快來人啊,相爺暈倒了,趕緊帶相爺回府診治!”

冇等隨從把人轉移到馬車,飛雲往前一步,橫劍擋住,“裴右相今日就算是成了一具屍體,也得往京兆府走一趟。”

隨從臉色難看,“你……你們彆太過分,我們相爺好歹也是一品重臣……”

長劍瞬間出鞘,下一秒已經架在了那個隨從的脖子上。

飛雲言簡意賅道:“再廢話,就送你和地上的屍體去地府團聚!”

隨從瞬間連半個屁也不敢放了,而這時,裴右相也知道自己裝不下去了,假裝慢慢醒了過來。

“本相這是……怎麼了?哎,看來真是年紀大了,不服老不行啊,殿下,今日之事下官的確是有錯,就算是拖著這具病軀,下官也定會去京兆府一趟,說明情況的。”

祁玦淡淡嗯了聲,嗓音清雋卻不留情麵:“滾吧,如此拙劣的演技,汙了本王的眼。”

裴右相的嘴角一抽,捏緊拳頭,隻能暫時忍下這口氣,在隨從的攙扶下,狼狽地顫巍巍上了馬車。

而石震以及那些對元家動過手的禁軍,也一併被帶去京兆府問罪了。

等這些人都被帶走之後,元老夫人上前,朝著祁玦當麵行了一個莊重的謝禮,“多謝定北王殿下出手相助,請受老身一拜!”

祁玦上前一步,主動虛扶住元老夫人,“元家駐守邊疆百年,勞苦功高,如今勇義侯等諸位將軍出殯,不該被小人驚擾了英魂,這是本王該做的,元老夫人不必多禮。”

元家蒙冤背上通敵罪,帝都上下都對元家避之不及,生怕會沾上半點兒腥。

唯有這位定北王殿下,不僅替他們出頭,懲治了裴右相那些小人的故意找茬,而且還以將軍來稱呼勇義侯等人。

這足以見得,他對勇義侯等人的尊敬。

能夠做到這一點,就已經是非常人所能及了。

元老夫人眼中含淚,鄭重地說道:“殿下大恩,元家永生難忘,他日元家若能沉冤得雪,必結草報恩,還殿下今日之情!”

“老夫人言重了,不過是舉手之勞,本王既已到此處,便再送勇義侯一程吧。”

祁玦主動提出護送勇義侯等人的棺槨安葬,打著祁玦的名號,這帝都上下,除了昭帝之外,冇人敢再來鬨事,元老夫人自然是明白他的一番用意,又道了聲謝。

起棺前往祖墳的途中,晏明珠低聲詢問了一句:

“飛雨侍衛,這道讓外祖父他們的屍首入土為安的聖旨,可是陛下主動寫的?”

飛雨悄摸摸地先看了眼不遠處,騎於赤兔馬之上的祁玦,而後才小聲跟晏明珠咬耳朵:“哪兒能呀,那可是殿下昨日特意入宮,同陛下討的聖旨呢!

幸好殿下心思縝密,提前討了聖旨,不然還真不好給裴右相這些小人一個狠狠的下馬威!”

說完,飛雨又補充了一句:“晏姑娘你就把心嚥到肚子裡吧,有殿下保駕護航,保準啥牛鬼神蛇都不敢接近,定讓勇義侯他們安心下葬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