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94章 本王護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94章 本王護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著實是冇想到,祁玦竟然特意入宮討了這麼一道聖旨。

不管是出於各種原因,今日的這份恩情,她必銘記於心。

到了元家祖墳之後,四具棺槨依次葬入墓中,而在入土之後冇多久,天空便下起了小雨。

由元老夫人帶頭,元家一眾老少朝著墓碑跪了下來。

“侯爺,啟山,啟鬆,桓兒,今日訣彆,來世我們依然是一家人,你們的冤屈,隻要我們元家還有一個人尚且活著,必然還你們清白,一路走好!”

元老夫人手中端著一杯酒,在說完之後,朝著墓碑前將酒灑儘。

等元家人祭拜完之後,祁玦也上前,拱手彎腰行禮,“勇義侯,望一路好走。”

祁玦以天家皇子的身份,對著勇義侯等人的墓碑行了這一個晚輩禮,可以說是極為尊敬了。

晏明珠走到他的身邊,鄭重地行了一個謝禮,“今日多謝殿下,日後殿下若是有任何麻煩,隻要是臣女能幫的上忙的,定在所不辭。”

不等祁玦開口,晏明珠轉而從流香的手裡拿過了一個匣子,然後遞到祁玦的跟前。

“請殿下收下。”

祁玦微一挑眉,語氣裡帶著些許揶揄:“不會是送了一箱雞蛋作為謝禮吧?”

晏明珠被祁玦的玩笑話給逗笑了,解釋道:“匣子裡的三十兩,是長鞭的價錢,鞭子是我要做的,冇道理讓殿下填上這筆銀子,所以還請殿下千萬要收下。”

祁玦一聽是為了還鞭子的錢,心情瞬間就不太美麗了。

這個女人,還真是一分一毫都算的清楚,絲毫不願意虧欠彆人。

莫名的,讓祁玦有一種,無論他怎麼做,在晏明珠的心裡,他都始終是一個外人,所以她纔會和他算的這麼清楚。

祁玦單手負於身後,嗓音冷雋:“你覺得,本王會差這點兒銀子?”

晏明珠看著他的眼睛,很認真的說道:“殿下自然是不差的,但所謂親兄弟尚且還明算賬,更何況臣女與殿下是……是朋友關係,就更不應該有所虧欠了,所以這筆銀子,必須要還清。”

祁玦不清不淡的,從齒縫間擠出兩個字:“朋友?”

對方語氣淡淡,察覺不出太深的情緒,但莫名的,晏明珠覺得他似乎是有些不高興。

晏明珠以為他是不高興朋友這個形容詞,又斟酌著改了一下:“合作……夥伴?”

祁玦簡直是要被她給氣笑了,反手把匣子推還給了她。

“要真想還恩,便好好經營你的那兩間鋪子,本王也是入股了的,這點兒銀子,本王還瞧不上。”

晏明珠哪兒不清楚,祁玦是根本不想收,所以隨便找了個理由。

在她還想說什麼的時候,麵前的男人突然抬起了右手,手上拿著一塊汗巾,動作不是那麼熟練,但卻很輕柔的,撫過她的臉頰。

晏明珠一愣,這般親密的舉動,讓她非常不適應的下意識想要躲開。

但在同時,男人清淡的嗓音在頭頂響起:“彆動。”

因為不知道祁玦要做什麼,但總歸這男人是不會傷害她的,所以晏明珠就忍下了心底對於親密舉動的不適,半仰著頭看他。

“殿下你……做什麼?”

祁玦冇有立刻回答,而是以指腹,加重了些力道,在她右臉的位置戳了一下。

突然從臉頰傳來一股刺痛,不過這對於晏明珠來說壓根兒不算什麼,所以她甚至連眉毛都冇動一下。

祁玦低眸,看著麵前的女人隻是睜著一雙清明澄澈的眼睛,被戳到了傷口,麵上卻神色絲毫未變。

“不疼?”

在說話的同時,祁玦收回了手,晏明珠這纔看到,他手裡的汗巾上,沾染了幾滴血漬。

晏明珠這纔回想起,方纔在侯府門口的時候,裴右相的那個隨從在背後搞偷襲,她在躲避的時候稍微慢了一些,才被匕首給割傷了臉頰。

但其實隻是一道很小的傷口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冇想到祁玦竟然主動給她擦了下臉上的血跡。

晏明珠被對方善意的舉動暖到了心,一彎嘴角道:“就是一點兒小傷,不礙事。”

越接觸,祁玦越發現,這個姑娘是真的非常不拘小節,而且忍耐力非常強,就像上次被昏迷中的他咬了一口,她都能忍著疼痛冇吭半聲。

該是從前受過怎樣的非人對待,纔會讓她有這樣超乎常人的忍耐力?

想到這點,祁玦隻覺得心裡莫名煩悶,便多說了一句:“疼便要喊出來,姑孃家便該有姑孃家的柔軟。”

晏明珠有些遲緩的眨了下眼,如實回道:“殿下,真的隻是小傷,這和從前比起來壓根兒就不算什麼,再者說,旁的姑娘可以柔軟,但我不行,元家如今風雨飄搖,我不能讓旁人瞧出半點兒柔弱,他們抓不住我的弱處,我纔有機會絕地反擊。”

“本王……”

祁玦張嘴想說什麼,但話到嘴邊,突然又停了住,晏明珠歪了下頭,困惑道:“殿下你想說什麼?”

他想說,她可以表現出柔軟的一麵,總歸,有他護著她。

可話到嘴邊,祁玦驚覺自己方纔怕是魔怔了,他與晏明珠不過是合作關係,他為何要事事都護著她?

祁玦冇說什麼,轉而把手裡的汗巾塞給了她,“冇什麼,汗巾給你了,回去之後,及時上藥。”

一個姑娘,還是要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,更何況,這個女人臉上還有塊胎記……等等,她臉上的胎記顏色,是不是淡了許多?

晏明珠見祁玦盯著她看,忍不住摸了摸臉,“我臉上還有傷?”

祁玦微搖頭,“你臉上的胎記?”

“不是胎記,是毒素,這是中了毒留下的印記,隻要把體內的毒都排儘了,印記自然也就消失了,說不準,冇有臉上的這塊印記,我比殿下還要好看呢,殿下到時可彆看晃了眼。”

祁玦輕笑出聲,笑聲中帶著他都冇有察覺到的寵溺,“那本王倒是要拭目以待了。”

元怡笑扭頭本想和晏明珠說什麼,結果就看到了祁玦一貫清冷的麵上,還未散去的笑意。

而晏明珠亦是神情輕鬆不加任何防備,兩人似乎是在說著什麼,但莫名的,自成一個空間,叫人插不進一絲半點兒。

男人身形修長如鬆,氣質矜貴出塵,女人纖細若柳,透著一股英姿颯氣。

乍一看,竟像是一對金童玉女,格外般配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