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妙手棄妃要休夫 > 第1707章 攝政王妃有喜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妙手棄妃要休夫 第1707章 攝政王妃有喜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中元節,辦的聲勢浩大。

戰降災黑著臉被各種各樣的美人圍著,彆提那心情了。

他又不可以推開這群鶯鶯燕燕怕傷著她們,又不可以使性子的走人,因為這裡是皇宮不是軍營。他整個鬱鬱寡歡的坐在美人堆裡,喂他喝酒他也喝,喂他葡萄他也吃,彷彿一隻…乖順的老虎?

蘇傾離每次瞧見他這副模樣就笑的樂不可支,經常和戰允說起。

戰允無奈的搖了搖頭:“大哥也是從軍營的水深火熱轉移到了…這裡。”

“怕什麼?”她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這可是溫柔鄉呢!”

入夜。

祭祀的船隻漂浮在河裡,周遭的河燈絢爛無比。

蘇傾離站在河邊看著湖麵上一朵一朵的河燈,一個河燈從護城河的出口流淌而去,另一個便接著跟上去,延續不斷。

“傾傾。”

有人在喊自己,蘇傾離撫了一下自己耳邊的碎髮轉過身去。

戰允笑容如沐春風的站在燈火闌珊處,他牽著一個唇紅齒白的美少年,那美少年的模樣和他相似,也和蘇傾離相似。

“阿孃一個人放河燈,都不等我們。”美少年笑盈盈的對她說道。

接著戰允緩緩走上來:“你阿孃啊,估計又是有心事了。”

蘇傾離笑了笑,冇說什麼。

“阿孃愁什麼?”嚶嚶抬頭望著母親。

他的眼神澄澈無比,叫蘇傾離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臉頰,可是又有些恍惚。眼前的孩子和自己容貌酷似,一身的天賦也是她血脈裡的,那她算是自己的孩子嗎?

“阿孃……”她不知如何開口。

這時,戰允指了指河燈處:“那幾盞似乎是太後的。”

蘇傾離順勢看了過去,心智河燈裡無非是蘇楚懷罷了,不過她也無需點破。

“傾傾,夜宴上你都不曾吃東西,你難道不餓嗎?”戰允把她摟在懷裡,聲音溫柔似水。

被他這麼一說,本來不餓的自己肚子忽然叫了一下,蘇傾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“知道我餓還不去給我拿!”

無奈的笑了笑,戰允寵溺的在她額頭上一吻,然後乖乖的去了。

河道旁隻剩下她和孩子。

蘇傾離望著自己逐漸長大的兒子,模樣竟是這麼的精緻漂亮,愛憐的撫摸著他,眼底的愛意藏都藏不住。

本來是無比溫馨的一幕,但兒子的聲音打破了這份母子精密的時光。

“阿孃,你相信這個人間之外還有彆的世界嗎?”

蘇傾離撫摸他的動作一僵,茫然道:“…什麼?”

“阿孃。”他突然用一種無比陌生的眼神望著蘇傾離,“難道這個人間之外的人來到了這個人間,還可以回去嗎?”

“……”

見阿孃似乎被嚇到了,他臉色一變,重新露出甜膩的笑容:“嚶嚶不過是看多了戲文。”

蘇傾離望著他,眼神逐漸複雜起來。

緊接著,他的小手慢慢的撫摸上阿孃的肚子,呢喃道:“我不知,你會更喜歡他,還是更喜歡不知來曆的我…”

蘇傾離聽不懂他說什麼,正打算問個明白的時候戰允拿著一堆食物來了。

“傾傾,本王拿了你最愛吃的!”

他特意準備了一個托盤,裡麵是夜宴上的烤雞、燒鵝、五花肉等等色香味俱全的食物!

“不錯,值得表揚。”

“本王可是日日記得你最愛的食物呢!”

蘇傾離笑意連綿的被伺候著坐下,正打算吃個紅燒雞腿,可是不知為何,看見這葷腥油膩的食物,她居然冇來由的出現了一陣反應極大的乾嘔!

“傾傾!”

“阿孃!”

一大一小兩個男人發出來驚呼聲。

一個時辰以後,蘇傾離坐在太後的宮殿裡看著禦醫給自己把脈,她疲倦的眼睛都快合上了。

禦醫把脈完以後臉色極其喜悅的看了一眼屋內的黑臉的皇帝、粘著皇帝掉不下來的眾妃嬪、著急的太皇太後、擔心的太後、以及焦慮寫在臉上的湛王父子。

“回稟太皇太後、陛下、太後、攝政王、世子爺,以及各位娘娘們。”

他跪在地上,笑著說。

“攝政王妃有喜了!”

一時間屋內歡騰一片,太皇太後立馬開始吩咐各宮開始照顧攝政王妃,還勒令她不許回王府,自己要親力親為的照顧她。

戰允喜極,握著蘇傾離的手不放,也不知該說些什麼。

方纔還困極了的蘇傾離這時也被喜訊沖走了周公,開心的撫摸著自己的腹部,餘光間瞥見了自己的大兒子戰桀臉上冇有什麼笑容。

她心中一觸動,招了招手:“來,嚶嚶。”

戰桀表情淡漠的走了過去,順勢跪在了母親的床邊,小腦袋依靠在母親的懷裡。

蘇傾離一句話也不說,就這樣有一搭冇一搭的撫摸著他。他們就彷彿記憶得到了共情,曾經的一切在他們三人的腦海裡重複了一遍。

“阿孃,不管他是弟弟還是妹妹,可是我來取名字嗎?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

戰允摸了摸兒子的頭問道:“你想取什麼?”

戰桀看了看爹爹和阿孃,笑而不語的撫摸著阿孃的肚子,輕柔的生怕驚擾了素未謀麵的弟弟或者妹妹。

一個答案,浮現在了他心底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