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聶少的落跑前妻 > 第430章 我怕她教壞了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聶少的落跑前妻 第430章 我怕她教壞了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安然返回酒店之後,就開始跟藍月學習防身術。

藍月傳授安然如何使用兵刃絞殺對手,用的是假人。

安然原本就有舞蹈功底,再加上去年還跟著阿豪練過一段時間,學習起來倒是輕車熟路。

短短幾個小時的強化訓練,她很快就上手了。

當她用鋼絲絞斷了假人的脖子,“咕咚”一聲響,塑料腦袋掉到了地板上,把她嚇得夠嗆。

“這假人脖子太脆弱了吧!”安然看著地板上滾動的塑料人頭,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藍月非常滿意,誇讚道:“這鋼絲夠鋒利!希望聶少給我打的兵刃也這麼給力,千萬彆偷工減料!”

安然再次提出要把自己的兵刃送給她:“我還是直接用鐲刀吧!這鋼絲……我用不了。”

“近身搏擊的時候鐲刀對付女人還行,如果遇上肌肉大漢根本不行!”藍月跟她說了女性天生體能不足的弱點。

“男人一巴掌掄過來,鐲刀就被打掉了。但是鋼絲能纏住他的手指,或者勒斷他的脖子,關鍵要看你的攻擊速度和角度。”

藍月又做了幾個必殺示範動作。

安然苦著臉,小聲地說:“我可能就是那種……

殺人不犯法也下不去手的人吧!”

“你下不了手,就隻能等著彆人對你下手!”藍月盯著她的清眸,一個字一個字地提醒:“下次再遇到白綾,你還是抻長脖子等她勒死你吧!”

提起白綾,安然又被激發了鬥誌。

她重新振作起精神,硬起心腸,壯起膽子,繼續用鋼絲練習絞殺。

當假人的手指也被一根根絞斷的時候,安然又有些破防了。“如果遇上真人,我可能下不了手。”

“你就把對方想象成白綾吧!”藍月笑著提議道。“想不想絞斷她的手指,勒斷她的脖子?”

安然立刻又打了雞血般振奮起來,“殺!”

天色漸漸黑下來,藍月開燈的時候,順便看了眼手機。

“嗬,喬爾給我發資訊約我吃晚飯。”

安然給自己倒了杯水,感覺肚子有點兒餓,但她冇好意思說。

老師還冇說肚子餓呢,她先嚷著要吃飯,豈非看起來像飯桶。

“這麼快就搞定喬爾了,你行啊!”她對藍月豎了豎大拇指。“真是個合格的妖孽!”

藍月說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:“我真正想見的人是雷格!”

她跟安然的想法一樣,想把白綾的所作所為悉數都告訴雷格。就不信那個叱吒東南亞的梟雄會容忍自己的老婆給他戴綠帽子。

這時喬爾打過來電話,藍月按了接聽鍵,兩人熱絡地攀談起來。

安然放下水杯,聽到敲門聲。

“誰啊?”她問了一聲。

“是我。”聶蒼昊推門進來。

一向篤信的聶大總裁神色看起來竟然有點兒忐忑。他手裡還拎著個保溫瓶,慢慢走到安然麵前。

“餓了吧,給你送吃的。”

安然瞥了眼他帶來的東西,有些驚訝。“該不會是……”

聶蒼昊用實際行動證實了她的猜測:掀起了蓋子,馥鬱的香氣撲鼻而來,正是藍月的拿手招牌菜佛跳牆。

“不會吧!”安然驚訝極了。“藍月一直在跟我在一起,她哪有時間煲佛跳牆啊!”

聶蒼昊低聲告訴她:“她家的大堂經理也會煲湯,跟她的手藝不相上下。”

這是他最近剛查到的!他正在考慮要怎麼把那個大堂經理挖過來,做安然的專用私廚。

聶蒼昊盛出一碗佛跳牆,端給了安然。

安然開開心心開始乾飯了——誰能拒絕得了佛跳牆的美味誘惑!

藍月則一直跟喬爾打電話,偶爾瞥過來一眼。

等到安然吃完了一盅鮮湯,滿足地打了個飽嗝。

聶蒼昊微微一笑,低聲道:“我把那大堂經理請過來,以後你想什麼時候吃都可以。”

安然覺得不妥。“撬人牆角不好吧!更何況藍月是我的朋友。”

聶蒼昊神色略有些不悅,但他語氣仍然很輕:“要說交朋友,你還是多跟盛曼茹來往比較好。藍月隻適合教你防身術,你平時儘量不要受她的思想影響。



“什麼意思啊!”安然瞪他一眼,警告:“不許說藍月的壞話。”

藍月就在不遠處跟喬爾打電話,聶蒼昊竟然如此肆無忌憚,簡直有點兒欺負人了。

聶蒼昊根本懶得回頭看,隻對安然叮囑道:“尤其不要跟她學媚術,不要學勾引男人!我怕她教壞了你。”

藍月已經掛了電話,風情萬種的款款邁步過來。

“聶少,你真夠意思啊!”她笑靨如花地向聶蒼昊發難。

“一邊讓我幫你在安然麵前說好話,隨時從我那裡打包好吃的;一邊策劃著如何撬走我的大堂經理,還在安然麵前講我的壞話!”

“就你這表現,今年的願望肯定得落空!”

說罷藍月轉身走人,順便摔門。

“砰!”大力摔門聲昭示著她的不滿和怒火。

“靠,脾氣不小!”聶蒼昊大怒,待要發作,省起安然還在麵前,隻能強壓著火氣。

“不跟她一般計較!我親自教你防身術!對了,給你打的兵刃用著還順手吧?”

安然不理睬他的殷勤討好,睨著他隻追問一件事情:“離婚證呢?什麼時候能辦好!”

聶蒼昊倒冇生氣她追問此事,還耐心地解釋:

“並非我故意拖著不辦,是有原因的。我們倆第一次結婚,我用了聶擎宇的名字登記,然後又離婚了。”

“後來又結婚,再離婚。加上聶擎宇的遺囑執行,股權過戶等等問題,可能引發了風控,暫時凍結了我們的離婚申請。”

“這件事情需要時間解決,交給我就可以了,你不用擔心。”

安然聽得雲山霧罩,半信半疑:“離婚申請還能凍結?”

聽說有凍結房產凍結賬戶的,還冇聽說有凍結離婚申請的。

“你不信可以找律師谘詢。”聶蒼昊一臉的真誠。

“也可以去民政局查詢,我們兩次結婚離婚,牽涉遺產股權過戶等等問題,短時間內不允許再次離婚。”

“嗯,我會去查詢的!”安然毫不客氣。

“對了,”聶蒼昊又對她交代道:“我剛得到的訊息,一個星期之後開庭審判,白綾殺人未遂罪,大概率被判刑三年半。”

“才判三年半?!”安然對這個結果很不滿意。

聶蒼昊狠了狠心,改口道:“我聽錯了,大概判刑五年!”

安然這才滿意地點頭,但又感覺不太對勁。“不是說證據不足嗎?這麼快就能宣判!”

聶蒼昊覷著她,趁機表白道:“我說過不會放過她!”

實際上他心裡把阿豪罵了無數遍。

那小子故意看他為難,逼他做出抉擇。

聶蒼昊都已經豁出去了,偏偏麵前的女子竟然絲毫不識好歹。

“我信你個鬼!”

安然對他皺了皺鼻子,表示再不相信他的任何鬼話!

“除非白綾站到審判席上,真被宣判五年徒刑,再押進監獄裡服刑!否則你還是在耍花槍!”

信用已破產的某人:“……”

靠,這女人越來越不好糊弄了!

都是跟著藍月學壞的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