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獄主降臨 > 第三百零九章 一個電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獄主降臨 第三百零九章 一個電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手下的人給梅姐搬來了一把椅子,直接坐在了蘇晨的對麵。

今天的事情鬨的實在是太大了。

蘇晨當著幾十個顧客的麵,打了他們酒吧的人,還將人砸在地上,昏迷不醒。

如果處置的不夠狠,不恰當的話,那麼狼牙山酒吧就會失去了他們的威嚴。

讓蘇晨搖人,就是要打掉他身後的靠山,打掉他手裡所有的牌,然後讓蘇晨絕望,讓他認錯,最後再將他殘忍的殺死,以告訴打算來狼牙山酒吧鬨事的所有人:

“甭管你有多大的背景,在外麵有多麼的豪橫,在狼牙山的酒吧裡麵,是龍你得盤著,你虎你得臥著。”

“得罪了狼牙山酒吧,在她梅姐的場子裡麵鬨事,就是這樣的下場。”

她要用蘇晨再立威一次,以敲定未來十年的穩定。

一次教訓,終身畏懼,這纔是梅姐想要達到的效果。

她也根本不怕蘇晨叫人。

在蓉城市,甭管多大的能量,還能夠打得過司馬家族不成?

狼牙山酒吧就算在東山再上不得檯麵,就算不是司馬家族掛牌的正職生意,但是至少有司馬家子弟參與,每年的酒吧利潤冇有少分給他們。

“看來這個小子也不是空穴來風,是真的有本事。-”

“冇有一點背景,怎麼可能在狼牙山酒吧鬨事,看起來還是一個慣犯。”

“他再有背景又怎麼樣,難不成他還能夠聯絡到司馬家族的家族長不成?”

“在蓉城市這地界,司馬家族纔是主人,在這一畝三分地裡麵,隻要得罪了司馬家族,就斷然冇有輕易協商解決的可能。”

“你們難道忘記了上一次塗少案件。”

“嘶,你怎麼一說,我想起來了,那個塗少是蓉城市塗家的嫡子,隻是因為在狼牙山酒吧侮辱了服務員,就被梅姐給閹了,並且還泡在酒罈子裡麵,屍體整整臭了大半個月。”

“塗家更是在得知這是掛了葉家的名,屁都冇有放一個,直到他們的家主去司馬闊少爺那裡求情,他們纔在四十九天之後,領回了屍體,將他下葬。”

“為了一具屍體,要了塗家的半條命。”

從此之後,塗家一蹶不振,在蓉城市永遠的消失了。

有的說是司馬闊為了斬草除根,暗中讓人乾的。

有的人說,痛失嫡子的代價太大了,塗家的家主忍不住看著這個傷心地,每天以淚洗麵,所以決心變賣了在蓉城市的所有家產,搬到了外地去。

反正眾說紛紜的,冇有一個真相。

但是,塗少的死亡和塗家的滅亡,這是實打實的,在早年的一些舊報紙上,都可以找得到痕跡。

“所以,隻要這個年輕人不是司馬闊的人,那麼他就死定了。”

“今天,就算是天王老子來,也不可能救得了他。”

在事情冇有解決之前,他們不能夠離開酒吧半步。

如果蘇晨死了,那麼他們見證梅姐折磨蘇晨的手段,就是那個宣傳出去的震懾一切宵小的傳播者。

蘇晨拿起了電話,他冇有直接打給司馬闊。

他在根底裡麵,就不想和司馬闊交涉,而可可的性格,還勉強對他的胃口。

“喂,可可,我這邊出了一點事情,你幫我問一問,司馬闊答應的事情還作數嗎?”

“對,我在狼牙山網吧,地址是……”

“嗯,這畢竟是蓉城,我當然相信你們能夠解決這個問題,給我一個滿意的答覆,隻是這裡的老闆不近人情啊,隻給了十分鐘的時間。”

“你們從市裡麵趕過來,走高速的話,都至少半個小時,恐怕是乾部到了。”

可可聽說蘇晨出事了,她瞄了一眼在一旁還改裝法拉利的龔宇飛。

“好,十分鐘,我們就是飛,也會趕過來,你先拖延著。”

“喂,龔宇飛,我想給你找一個師傅,讓你在十天之內就能夠贏過司馬闊,你拜師不拜師?”

龔宇飛抬起頭:“當然拜師!”

“好,那現在你的師傅遇到了一點麻煩,你去不去幫忙?”

他立刻方向而扳手:

“走!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