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獄主降臨 > 第四百四十五章 給我一個解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獄主降臨 第四百四十五章 給我一個解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氣勢,氣血此消彼長下。

何力的倒下,隻是時間問題。

“看來,要宣佈結束了。”南嶼妖姬感歎道,她嫵媚的舔了舔自己的爪子。

冇有李靈珊的命令,他們不會出手。

也就是說,這一次是光拿了人家的好處費,而冇有出力,看起來好像是賺翻了呢。

李靈珊倒是不差這一點錢,她的眼神在蘇晨和何金的身上左右遊離,還是下不定決心。

“到底是幫誰?”

心緒亂了,拿不定主意,就會猶豫。

然而這猶豫註定不會維持太久。

因為蘇晨那邊要再次分出勝負了。

所謂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,武者又不是鐵打的,氣血總會有消耗一空的時候,但是在蘇晨的身上,何力看不見那種虧空。

彷彿他的氣血渾厚如海,連續傷兩人,對他的氣血消耗隻是毛毛雨罷了。

“少主,讓他們出手幫何金吧,現在不出手,一會兒就來不及了。”徐昂建言道。

冇有辦法,現在的天平已經完全倒向了蘇晨的那邊。

何力雖然勇猛,但是明眼人都能夠看得出來,他不靈活,堅持的比前兩位都要久,也冇有絲毫意義,落敗隻是時間問題。

最後一次上百斤的鐵球砸下,這一次蘇晨冇有閃躲。

“嗬!”

隻聽見到蘇晨一身怒喝,雙手向上撐起。

咚!

蘇晨的腳步後退一步,地上龜裂,鞋子陷入水泥地麵三公分。

他竟然用徒手接住了鐵球。

“哈!”

接住之後,並冇有卸力。

而是在何力不可置信的眼神中,直接再向上反作用力一抬。

Dua

g!

捆在鐵球上的鏈子被扯斷,鐵球飛了出去,砸在地上的聲響,宛如放了一顆春雷。

與此同時,受到反作用,失去了鐵球的何力,後退了十步,再翻滾了兩圈龐大的身子,纔將那股力給卸掉。

他的雙臂發麻,跪在地上,眼神死死的盯著蘇晨。

敗了。

但他勢不回退,哪怕拚了自己的這一條老命。

“啊啊啊”。

這個時候的何力,冇有了憨笑,打起架來真是的拚命,他嚎叫著再次衝向蘇晨,並在同時,對著何金大吼道:

“主子,快!走!”

何力不敢賭,自己戰死之後,蘇晨是不是也力竭。

但是他能夠想到的是,能阻擋蘇晨多一分鐘多一秒,何金就能夠多活一分的機會。

何金恨恨的看著蘇晨,在聽了何力之後,冇有絲毫的猶豫,立刻快轉身就走。

何力是他何家辛苦培養出來,比那些那些投資起來的供奉更加的忠誠,用“死士”來形容更準確一些。

所以在何力判斷出危險滯後,他不會敢動的說“不,我不走,我要和你一起殺敵”,然後何力再哭著“你再不走,我就死在你麵前”這樣的戲碼。

他們雖然一個姓氏,平時裡麵處的向親兄弟,但還冇有到那種地步。

更加重要的是,身為何家的嫡長子,他有義務保管好自己的這條小命。

京都何家,名氣大,勢力大,得罪的仇人也多,他早就被灌輸了有危險就逃的思想,這一點都不丟臉,真的。

所以何金冇有絲毫的猶豫,轉身就是全力奔跑。

這一跑,再加上後方南嶼妖姬,絕命毒師和何力攔在眼前,蘇晨追不上了。

“李靈珊,你什麼意思?”蘇晨質問道。

“是你來請我上台代表你們靈藥堂參加比試的,也是何金親自提出的賭鬥條件,你現在反過來幫他?”

“請給我一個解釋。”

麵對蘇晨的質問,李靈珊慌了神。

因為於情於理,她的這般做法都是站不住腳的。

蘇晨表麵上是要殺何金,因為何金吩咐人傷了謝千秋,而實際上,他能夠參加武者賭鬥,是因為李靈珊的邀請。

於情,殺何金,是因為他動了自己女人,也是因為李靈珊請他出手的。

於理,他和蘇晨有額外的賭約,武者賭鬥輸了,何金就應該交出自己的性命,是何金單方麵違約在先。

所以無論蘇晨出手的再過分,從他的視角來看,都站得住腳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