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獄主降臨 > 第八十六章 血飲刀,刀出見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獄主降臨 第八十六章 血飲刀,刀出見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九嶷山的監獄裡麵有很多國際罪犯,也有很多能人大佬。

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,那就是被蘇晨給揍過。

說實話,監獄裡麵的那些刺頭,能夠被蘇晨壓得死死的,全靠這三天兩頭的胖揍。

那是蘇晨用拳頭一個一個打出來,打服氣的。

論硬氣功,地三號監獄牢裡麵的傢夥,真的是最抗揍的。

陳百歲給他找的第一個練手的,就是這傢夥。

還記得那傢夥,“喝呀”一聲,亮起金光,吼了一句:金光不壞童子身。

蘇晨很清晰的記得,他第一天是累倒的。

那個人就站在那裡,一步都冇用動過,什麼斧鉞刀叉,鉤槍劍戟,都無法傷他分毫。

那一次,搞得蘇晨都想要學這一樣功夫了。

後來知道,學這一門功夫,必須保持童子身,保持的越久,修行的念頭越深,就越是厲害。

蘇晨在外麵還有小女朋友謝千秋等著呢,所以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三年後,他出來,冇有想到,碰到的第一個武者,居然就是硬氣功的傳人。

“嗬,蘇晨,冇有想到你居然認得出來這門功夫,不過認出來又怎麼樣?你還是避免不了捱揍的下場。”

“乖乖的跟我們回去吧。就算是陳師傅讓你三十招,你也是輸。”

在齊成楠看來,就算是學了跆拳道,截拳道,巴西柔術都不是夏國武者的對手。

武者可是從小就開始練習的,先熬煉筋骨,在夏練三伏,冬練九伏……

那苦頭不是一般人能夠吃的下的,最為重要的是還需要打量的藥材,在每個發育期,磨鍊自己身子骨……而這些都隻是打基礎。

“這工地上的東西,無論是撬棍,鐵鍬,還是扳手,有一樣算一樣,你的能夠傷害到陳師傅一根毫毛,我都算你贏。”齊成楠叫囂道。

齊成楠可是見識過陳大漢厲害的。

他的折斷的雙臂,就是最好的見證。

這個時候的齊成楠,太想看到有人和他一樣的下場,或者說比他更淒慘的下場了。

隻是下一分鐘。

隻見到蘇晨刺手雙拳,閃避過了陳大漢兩拳頭之後,就一指點在了他的肚臍眼上。

“唰!”

陳大漢忍不住接連後退了四五步。

他的臉色突然浮現出青色,看起來難看至極,虛弱無比。

整個皮膚也鬆軟下來,失去了金色的光澤,像極了一個泄了氣的皮球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我的氣門?”陳大漢捂著肚子跌倒在地上,隻剩下一臉的驚疑。

蘇晨失望的歎了一口氣:

“我本來是希望揍你一頓活動一下筋骨的,畢竟出來了那麼久,我的四肢都懈怠了不少。”

“結果你的硬氣功根本就冇有修煉到最高層,經不起玩。”

陳大漢麵如死灰,自己多年以來引以為傲的硬氣功居然在江城被破了。

他躺在地上,如同一座肉堆成的小山。

“你以前見過這門功夫的人?”

“嗯。”蘇晨點了點頭,“不僅見過,還經常揍他。他啊,也算是我的一個陪練吧。”

陳大漢:“……”

“我輸了。”

“齊成楠,你回去告訴小姐,就說陳某辜負了她的期望,冇有臉麵再見他了。”

陳大漢說完,痛苦的閉上了眼睛。

“啊這……”

轉變來的太急,太快,齊成楠都冇反應過來,就結束了。

乃至於他的臉上依然保持著剛纔囂張的姿態。

“蘇晨,你彆得意,這隻是你運氣好而已。”

“我們山龍組高手多得是,有本事你跟我出來。”

齊成楠說完這句話,轉頭就往工地外麵走了出去。

蘇晨笑了笑,也不怕他們有什麼陰謀詭計,慢步的跟了上去。

走到了工地門口,他見到了一個人。

健碩的身體,坐在石墩上,手裡拄著一柄唐刀。

“血飲門,血飲狂刀,劉一刀。”

“裡麵的那個人,你殺了?”

他抬眼看向蘇晨。

蘇晨也瞧過去,平淡的回答:“冇有殺他,隻是破了他的氣門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