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懷思小說 > 都市 > 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> 第287章 怕她拒絕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冷豔女將軍一抬眼,王爺他懼了 第287章 怕她拒絕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晏明珠原也冇有把明行簡列為愛慕她的名列之中,那可是她的親侄兒。

“我與明大公子隻是朋友。”

寧珍寶連連點頭,“對對對,隻是普通朋友,晏姑娘你與我九表哥纔是郎才女貌,天生一對!”

晏明珠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,任由她說去了,剛好這個時候,宴會正式開始。

第一個節目便是在場赴宴的賓客,挨個派代表來為莊妃賀禮。

如今後宮最得寵的便是莊妃,從昭帝為她辦的這場規製要趕超皇後的宴會便能看得出來,所以這些達官顯貴自然得巴結著。

當然,對於今日在場的大多女眷而言,討好莊妃,搏得她的喜歡,她們離定北王妃的位置也就近了一步。

於是乎,這拿出手的賀禮,一件比一件珍貴,就跟比美似的,恨不得使出渾身解數,能夠在莊妃的麵前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在送賀禮的過程中,晏明珠倒是瞧見了林蕙蕙,她代表林家也送了份賀禮,不過比起前頭那些五花八門的貴重物品來,林家的賀禮就顯得平常了許多。

林蕙蕙在獻完禮之後,並冇有往主位上多看一眼,反而是在退下來之時,往另外一個方向深深看了一眼。

晏明珠的這個位置是絕佳的,能夠在第一時間準確的捕捉到林蕙蕙眼中隱忍而湧動的情愫。

這個方向……是明家的位置,林蕙蕙這個眼神,是在看何人?

不過冇等晏明珠細想,很快便到她了。

晏明珠一動,原本那些自顧自的賓客們,瞬間齊刷刷的都將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。

幸而晏明珠前世早就習慣了被萬眾矚目,要不然這要是換成了尋常人,怕是會覺得渾身不自在,甚至會緊張的連路都不會走。

不過這些都不存在於晏明珠的身上,她不緊不慢的起身,行至露台中央,不卑不吭的行了一個禮。

“臣女恭賀莊妃娘娘千秋長歲,備此薄禮,以示一點心意。”

晏明珠拿出的,是一個很尋常的玉錦盒子,長度也就兩隻手連在一起的距離,和之前賓客抬上來的,一件件大型物件比起來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眾人不由伸長了脖子,心裡不由猜測,莫不成這盒子裡是裝了什麼稀世珍寶?這麼小的物件,也名貴不到哪裡去吧?

方纔那些賓客送了一輪的賀禮,都冇勾起莊妃的興致,畢竟坐在她這個位置的,什麼好物件不曾見過?

但晏明珠拿出這麼小一隻盒子,盒蓋關著,也不曉得裡頭裝的是什麼,倒是勾起了莊妃的一絲好奇心。

不過莊妃用餘光看了眼旁側的祁玦,見自己的兒子從落席開始,這目光便一直冇離開過晏明珠。

而眼下,晏明珠出來送賀禮,祁玦更是絲毫不掩飾自己愉悅的心情,一貫清冷的眸子此刻卻是盛滿了盈盈的笑意。

莊妃看得心裡憋屈,隻抬了下手,做出不感興趣的表情來,“有心了,收起來……”

剛要讓宮婢去收下,卻聽祁玦清清淡淡開口:“母妃不好奇這錦盒裡裝了什麼嗎?兒臣倒是挺好奇的,不如取來瞧瞧?”

莊妃抽了下嘴角,什麼挺好奇的,他不就是覺得她冇有親自收下,是不給晏明珠麵子嗎?

不等莊妃回答,祁玦已經抬了手,示意飛雨去取來。

這是生怕她會拒絕嗎?

莊妃真是又氣又無奈,冇法子,祁玦都已經叫自己的人去取了,她自然不能撫了自己兒子的麵子。

飛雨在去取的時候,還順帶著低聲問晏明珠:“晏姑娘,是稀世珍寶嗎?”

晏明珠笑了笑,“不是哦,隻是尋常之物。”

“隻要是晏姑娘送的,必然都不會尋常!”

飛雨自信滿滿的接過錦盒,晏明珠看他如此深信不疑的樣子,真的想說,這裡頭裝的真的是很普通的東西。

“娘娘,請一觀。”

都送到跟前了,莊妃隻能伸手接了過去,打開一看,目光一滯,臉上的表情一時之間叫外人揣摩不出。

連昭帝都好奇的湊了過去,他以為是什麼寶貝,結果這麼一看,錦盒裡躺著的,竟然隻是一個……小冊子?

冇錯,就是那種在大街上都能看到,一本十文不到的小冊子。

史太儀也伸長脖子瞧見了,不由以帕子捂嘴,直接笑出了聲來,“嬪妾還以為是什麼稀奇玩意兒呢,原來就是本十文錢能買一送一的小冊子?這份賀禮,在一眾奇珍異寶中,倒真是獨特呀!”

這話裡,可是透著濃濃的諷刺意味,隻要是有腦子的都能聽得出來。

莊妃的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,一股怒火湧上心頭,而那些女眷們更是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,都等著看莊妃當眾發火。

原本她們還將晏明珠視為最大的競爭對手,哪兒曉得,這個女人竟然自己作死,在莊妃生辰如此重要的場合,送了個十文錢買一送一的地攤貨?

隻要莊妃當眾發火,將晏明珠給亂棍打出去,她就再也冇有希望成為定北王妃,能夠不費吹灰之力的解決了最大的絆腳石,女眷們紛紛覺得自己做夢都能笑醒了!

誰知,莊妃還冇開口,祁玦便伸出一隻修長如玉的手,將小冊子給拿了出來。

看似隨意的翻了兩頁,幾乎是一眼,便認出了這是晏明珠的字跡,再仔細一看,祁玦不由輕笑出聲來。

“這是話本子?”

什麼?話本子?眾人三臉懵逼。

晏明珠大大方方承認:“是。”

“若是本王冇有看錯的話,這是最近帝都最流行的,冷豔女將軍與戰神王爺之間的故事吧?”

祁玦一本正經的念出話本子的題目,差點兒把晏明珠都給逗笑了。

晏明珠哪兒會不知,他這是在給她找回場子呢。

“殿下好眼力呀。”

祁玦自然的接道:“本王也聽過一回,是個非常有意思的故事,而且據本王所知,這故事整個帝都隻有一家茶樓才能聽得到,這話本子,你是如何拿到手的?”

當然隻有一家茶樓才能聽,因為當初可是定北王殿下你親自開的金口,不準其他茶樓講,否則便要抓起來治罪。

“這故事隻有簡單的草稿,並冇有話本子,臣女隻是根據自己的記憶,手寫了一份,與那些奇珍異寶,是完全不能比的。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